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7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8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it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ort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1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name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4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5

Notice: Undefined index: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7
代娶(中)春梦腿交手交之类的(是双星_()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同人小说
同人小说 - - 在线阅读 - 代娶(中)春梦腿交手交之类的(是双星

代娶(中)春梦腿交手交之类的(是双星

    佛珠之事只算作插曲。

    太平在皇宫里小住几月,夜里休憩在景阳的宫殿中。

    晚间烛火摇曳。

    景阳在宫殿中等候着那人推开门扉。

    太平才去洗漱,他褪了那件袈裟,进殿时他的黑发还湿漉漉殿、方用发带束起来,腕间仍带着一串佛珠,显得他很是和善可亲。

    他进门时见景阳坐在旁边椅上等候,有些惊讶,景阳便开口说要与他对练。

    太平笑起来,他摸了摸景阳的脑袋,说道:“你长高了不少,剑法想必也精进许多。那好,我便与你对练罢。”

    景阳抽出自己的剑,太平随手将一柄血色小剑也唤出。

    他笑呵呵地看着严肃起来的景阳说道:“那、要不加些什么筹码?”

    景阳抬起头,沉默地看着他。

    太平有些无奈,他本想等着景阳开口,可这孩子该是不会说的,他只好说道:“那要是你赢了,我就答应你件事好不好?”

    景阳默不作声。

    过了半晌,太平叹气时,他又忽然说道:“什么都行?”

    “自然。”

    太平笑起来,看着景阳的眼神锐利起来。

    三年过去,景阳的剑术的确进步许多,太平那年临走前在皇宫中留下许多剑谱,想来他是都看熟了练遍了,出招才会如此果断凌厉。

    太平压制了自己的修为,边是用弗思迎上景阳的剑,边是指导起来,他的声音温和好听,指导听起来也很是易懂。

    才对剑至半途,景阳察觉到那人贴过来,用那把红色的小剑挑住他的剑,引着自己使出剑招。

    太平失声笑道:“你用的最好的是九死剑诀。我还以为你与它不大相配呀……”

    景阳闷声不吭,却是想到,因为……当年师兄留下剑谱的时候,说过他最喜欢九死剑法。

    太平还是觉得惊讶,“奇怪,我当年问你喜欢那本剑谱让你挑一本主修,你也不回答我的。”

    景阳不说话,手中剑锋却是更加凌厉,陡然间剑气挥出。

    太平还在想事,这时分神几分,就未闪躲那剑气,而后堪堪用弗思一挡。

    余下的剑气割断了他的发带和一缕黑发。

    太平笑起来,他收起剑,说道:“好啦,是我输了。”

    景阳说道:“你没出全力。”

    太平说道:“好啦,你想要什么?”

    景阳想了想,说道:“陪我练剑。”

    太平眨了眨眼睛,问道:“就这样吗?”

    景阳的嘴唇微动,而后他摇了摇头。

    太平却是将收起来的弗思剑交给他,说道:“那这也赠你啦。”

    景阳看着红色的小剑,上面好像还残留着那个人的余温……于是他将剑收起来。

    太平走过来拉着他的手臂,说着累了要休息。

    等到景阳去了床榻,他却是拿了本闲书,坐在床笫旁要读给景阳听。

    那闲书的故事没什么意思,景阳垂着眼眸听着,分神去看师兄的面庞。

    烛火融融,那人的脸颊也映上暖色调,他常笑,景阳听着故事,听着师兄的笑声,自己忽然不知觉地也微微扬起嘴角。

    太平讲完故事,又将他在外面游历时所见所闻讲给景阳听,他说着又提起来,问景阳要不要去果成寺见一见前任神皇。

    景阳听太平的意思,是想要自己去,于是他点头了。

    太平说好,又摸了摸景阳的脑袋。

    而后他跳下床塌去吹灭了蜡烛,摸黑到了床笫间,搂着景阳,像是安慰孩子一般说道:“睡吧,别怕,我陪你呢。”

    景阳心想自己又不是四五岁时会被师兄骗的小孩了,怎么会怕黑?

    他抬头看了会垂下来的床幔,忽然想到联姻的事情。

    以后他与师兄……也会这样在一起吗?

    他想着,忽然转过身,看见那人似乎已经睡着了。

    4.

    当夜景阳做了个奇怪的梦。

    梦里他与师兄结亲,那人嫁与他,而后与他同床共枕。

    只是后来发生的事情便怪异许多。

    生长在宫中,景阳知道许多阴私,也知道男女欢爱,只是这些都不如修炼之重,他也没什么欲望,而偏生在这梦中,他梦见了师兄亲吻他。

    那人着嫁衣,半跪在他的腿间,教自己用剑的手正放出他胯间的器具。

    景阳有些不可置信,却觉得有股热意从被师兄握住的阳根处传来,太平低头含着他的阳根,传出清晰的水渍声。

    那人吻了他的阳根很久,才很是委屈地抬起头看景阳。

    景阳说道:“可以了。”

    太平喘息片刻,他撑着景阳的腹部,慢慢抬起臀部,双腿颤抖着夹着阳根磨了半晌,像是完全失去了力气,他登时软了下来,跨坐在阳根处。

    火烫的根部顶着他腿间湿红的rou缝。

    景阳也是这时候才发现,他皱起眉,手摸过师兄的腿间,发现师兄的身体不大寻常。

    除了男人的性器,还有处女子的花,而那处女子才该有的rou花还在汩汩地流出汁水。

    “景阳……景阳……”

    他带着泣音唤起来,好似二人无比亲密。

    然而景阳数年来只见过他寥寥数次,也许只有梦里,才会这般亲密。

    太平唤出几声,忽然剧烈颤起来,原是真真切切被阳根顶进去。

    好yin乱荒唐的梦境!

    景阳深知道这该是梦境。

    他仓皇地醒来,见太平还睡着、还是那样搂着自己,和睡前一摸一样。

    景阳坐起来,神情严肃,因为梦的效果还在持续,他发现自己很久都不会有的情况。

    他晨勃了。

    而这时,他身边睡着的师兄也因为动静醒过来,问他怎么了?

    景阳沉默着,还没说话,太平就见到被褥间支棱起来的物什,他轻笑了声,摸了摸景阳的脑袋,说道:“莫怕,莫怕。“

    太平仔细地为师弟解释这状况,又打趣笑道自己不在时景阳遇见了宫中什么美人,做春梦啦?这么精神呢。

    景阳心想,不应该说自己梦见了什么。

    太平歪头问他:“那我是时候教你这男女之事了?”

    景阳说道:“嗯。”

    太平于是握住师弟勃起的阳根,颇为认真地用双手taonong起来,景阳觉得他的动作有些娴熟,不知道该是何种滋味。

    太平又与他解释说日后不该只这么做,而是此物要插进女子某处妙xue里。

    景阳心想着梦,不知道师兄的意思是何,若是梦成真,那人也该有处妙xue。

    他忽然说道:“我不要你用手。”

    太平一怔,哑声失笑问道:“那我走了?”

    景阳摇头。

    太平还是继续用手帮他。

    结果并非如梦中那般,景阳很快就射出来。

    太平手捧着师弟射出来的白浊,有些无奈道:“我该去清理下师弟的东西啦。”

    ……

    此事发生之后,因着太平答应他留下,便又呆了许久。

    比以往都长。

    算作数年,景阳的剑诀在太平的指导下越发精进,他境界提升地也很快,不过数十年便到了破海。

    太平也很是高兴师弟天赋如此出色。

    但是高兴之余,他又有些烦恼。

    自那日发现景阳晨勃以来,他便帮了景阳数次,可景阳却还像孩子一样来找他。

    从最初他只帮景阳用手,到后来景阳的阳根勃发时,单凭手已经有些难帮着师弟泻出来了,他便第一次尝试给师弟koujiao,再后来又用腿帮师弟。

    太平已经有好些次,koujiao完时不经意吞咽下去师弟的jingye,他更多时候是用腿帮师弟打出精种来,也做好掩饰。

    他总着衣物用两腿侧嫩rou帮师弟磨阳根,可就算衣物遮掩,腿间那口xue眼也忍不住吹水,他只好夹紧了腿,免得被春水沾湿的衣物被师弟发现。

    毕竟他那处畸形的女xue少有人知道,神皇知道是因为联姻,但是师弟在联姻前知道,怕是有些不大好。

    只是最近用腿夹精也有些难办,太平心想景阳练剑气火旺盛,每每晨起这样,他都心疼师弟,对景阳的要求都是满足,但是到后来时见方法都少有成效,那勃发的性器不经意蹭过他的女xue,顶得他酥酥麻麻、忍不住喘息,到底是要想出别种办法。

    太平于某日清晨与师弟坦白,与景阳说起联姻的事情,他又说道:“我只好这么与师弟办啦、就先行联姻之实。”

    景阳知道他说的事了,也知道师兄还穿着衣衫、想要用后xue替自己解决那“气火旺盛”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