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7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8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it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ort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1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name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4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5

Notice: Undefined index: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7
小景替兄代娶的au上篇_()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同人小说
同人小说 - - 在线阅读 - 小景替兄代娶的au上篇

小景替兄代娶的au上篇

    1.

    当代神皇统领皇朝数百年有余,昔年于雪国入侵时与友人于朝歌城立下盟誓,与天下各大仙门结成梅会,平定人世战乱,然此后神皇力竭,思虑终日,决意退去皇位,去果成寺静修。

    神皇退位后谁来即位,也是一大难事。

    神皇本人也是修士,子嗣绵薄,无儿孙之福,神皇与朝中命官商议片刻,决意将皇位留与亲弟景阳。

    景阳年岁尚小,还是牙牙学语的年纪,于是神皇又请来自己的友人,邀请他辅佐皇弟。

    神皇友人是青山掌门太平真人,当年景阳出生时他来过朝歌一趟,神皇来邀时,他亦是欣悦地答应下来。

    翌日神皇与友人一同去见皇弟。

    皇宫中的婢女知道消息,早早地就叮嘱好景阳,牵着他出门见两位仙人。

    太平笑起来,挥手招呼小景阳过来,那还是半大的孩子被婢女轻轻推了一把,踉踉跄跄地朝着他走过来。太平一看,小孩脸上的神情还是严肃的,他不由得被逗笑,夸赞道:“你这阿弟有通天之资。”

    太平伸手揽着那半大的孩子,他四下瞧着景阳,觉得很是欢喜,而后神皇又提起联姻之事。

    如今朝天大陆虽安定下来,但是暗中波澜不少,而皇朝与青山正值变革之际,早早协商好联姻事情,可神皇力竭不得不退,只好将联姻事宜交由景阳。

    可景阳如今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孩子,如何担起大任?神皇忧思之际,太平真人笑道:“这事等他再大些提也好。你在果成寺静修,这中有事也要叨扰你。”

    神皇心想也好,便也答应。

    二人稍聊了片刻,神皇便匆匆要走。

    太平挽着小景阳的手掌,半蹲下来与他对视而笑,顺势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你这小孩怎么呆呆的?也不笑。”

    景阳抬头,抿紧了嘴唇,看起来很是木讷。

    太平又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带着他去找先前宫中预备给景阳的太傅交接。

    景阳在旁边安静坐着听他和人交谈,忽然间太平过来,问他想不想飞。

    小孩很是奇怪,想了想后却又点头。

    太平说出这话,这即将继任的小皇帝还同意了,让旁边的太傅气得吹胡子瞪眼,就算知道太平真人是青山掌门,也忍不住刺道:“他这年纪还未启蒙,离修道还早、学不会走路,怎能学会跑、更不用说御剑!”

    太平温声细语说道:“无事,您说得也对。我不过看这孩子有意思,带他去玩。日后他还跟着你学皇者之道。”

    景阳静静听他们吵了会,被太平牵着手小跑着跟他走,看上去像是逃跑。等他跨出殿门,太平转身抱住他,继而随手就唤来了佩剑,他一步跨上去,剑带着二人临至空中,后面追着的太傅很快就不见了。

    景阳被他抱在怀里,低头看向底下的云,问道:“皇宫呢?”

    太平笑道:“在我们脚下呀。”

    景阳认真去看,只见一片云雾缭绕,不见昔日皇宫。

    太平一笑了之,迅速带他御剑降落,穿过云层后,皇城果然出现在他们脚下。

    景阳好似呆了看着底下的皇宫,太平心想,若是一般小孩或许会惊呼出声,小景阳这般沉稳,不似孩子心性。

    太平稍后便御剑带他回了皇宫。

    他抱着景阳跳下飞剑,看着火急火燎的太傅,好似有些不好意思,便将景阳轻轻交由过去。

    景阳回头看他,见他朝自己招了招手,便御剑走了。

    2.

    第二次见是在三年后。

    彼时景阳已经学会走步,也读起书,知道字句了。

    可也是孩子最淘气的时候,虽然太平夸他沉稳,但是等太平再来时,景阳偷偷躲起来,几个侍女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太平觉得有趣,边是安慰那些婢女无事,小景阳的气息还在宫中,又带着人去御花园找他。

    景阳躲在丛间,觉得奇怪,他听到太平喊话,那人知道他躲在这里。

    可那些婢女也不知道,太平怎么知道的?

    景阳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他们,只见太平带着婢女们去远处池边,一群人走远了,他心想道,果然没找到。

    他正要从草丛后出来,忽然肩膀上出现一只手。

    有人捂住了他的双眼,笑意盈盈地说道:“找到你啦。”

    “这局算作我赢了。”他笑道,“那作为赢家,我问小景阳一个问题好了——”

    “猜猜我是谁?”

    景阳愣了一会,他淡淡说道:“是皇兄找来的人。”

    那人好像有些不满,故意逗他说道:“怎么,还忘记我叫什么啦?”

    景阳心想没有忘记,却是不知道该以怎样的称呼叫那个人,他这些年已经知道那人会教自己仙术,未来还会成为自己的……皇后。

    “罢了罢了。你以后就叫我师兄好了。若是你皇兄不退位,当年我师祖该收你做徒弟的。”

    捂住景阳双眼的手放开了,他转过头,看见太平含笑的眼眸,很好看,他一时间觉得脸蛋发烫。

    于是景阳轻轻说道:“师兄。”

    太平扬起嘴角,又笑了。

    景阳发现自己年岁增长,自己变高了,那人身上却什么也没有变,他不禁想起数年前在皇城和那人初见时,太平抱着他带他御剑。

    现在他想来,那人的怀抱也还是暖的。

    或许是景阳长大了些,太平便不再抱着他,改作牵他的手,很是高兴地对着他说道:“日后我也要教你青山的剑法了。”

    景阳静静听他讲。

    “先教你什么好?”太平很是认真地思索起来,半晌他从怀中掏出入门剑谱,塞到景阳手中,“我早就想好啦,便先教你这’万物一剑‘的意思……”

    他滔滔不绝地讲着,景阳听着,听他中途就开始分心对着自己讲些古怪的话。

    什么不要板着脸,什么人不能踏进第二条河流,再到捉迷藏的时候要把整个身体都藏起来不然装看不见也很难呀……

    说到中途太平停住话头,他回过神来,笑了笑,问景阳道:“听懂了吗?”

    景阳心想,是说的剑法,还是说的那些闲话。

    他“哦”了声,太平又揉了揉他的脑袋,像是把他当成一个很听话的小孩。

    景阳原以为太平这次会留下来,可惜那人带着他去了皇宫的藏书阁,带他看了一个月书后,忽然来了急事,那人就走了。

    这一走,又是三年。

    3.

    三年又三年。

    景阳已经长成少年郎,任谁见了都夸秀如青松、气质如玉。

    太平再来时也对他的变化有些惊讶。

    再见到那个人,景阳发现他头发剪短了些,身上从红色锦衣换做了红色袈裟,手腕上还缠了串上好佛珠。

    他盯着那串佛珠。

    虽然他和那人见面不过寥寥几次,却也觉得这珠串不像是那人自己打造的。

    而像是别人送的。

    谁送的?景阳突然想起来,而在那人看来他又是在发呆。

    太平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像是哄小孩似的,问道:“书看了多少呀?”

    景阳淡淡说道:“全看完了。”

    他看见那人有些惊讶、又忽然笑起来的亲切面庞,不由得有些自豪。

    太平却是改口问起来他喜欢什么。

    景阳有些疑惑。

    太平很是关心地问他喜欢什么颜色,喜欢什么制式的衣服,再问到喜欢什么剑……

    景阳以为,那个人这时候回来,下一步该问到自己剑法修得怎么样,然后就该教自己剑法了。

    他沉默着,看了看那人穿着的衣物,不说话了。

    太平落寞下去,他好像很是无奈。

    景阳看他失落,想了很久,才问道:“佛珠?”

    太平闻言扬起手,将腕上那串上好的佛珠露出来给他看。

    “你皇兄给的,是件防身的法器。小景阳呀,记得我青山弟子不为外物所困,像这种防身法器,没什么用。”

    太平笑了笑,“只要你出剑够快,驱剑最远,把人杀啦,再有用的仿佛法宝也无用。”

    景阳沉默着,盯了那人的手腕好久。

    可若是没用,那人为什么要戴在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