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7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8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it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ort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1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name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4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5

Notice: Undefined index: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7
8._()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同人小说
同人小说 - - 在线阅读 - 8.

8.

    

8.



    “真的?”

    “千真万确!然然姐说会跟我们去,唐哥哥你是不是要--?”

    表白二字未出口,唐路迁一下捂住简伊婃的嘴,咳了咳放缓声音:“别让然然听见,她不会答应我的。”

    “你怎么知道?然然姐看起来好像没有男朋友啊!”

    “她......我也不知道,然然是一个很好的女孩,我再想想。”

    “唐哥哥你别怕啊,我可以当助攻!”简伊婃年纪小惯会搞怪,挤眉弄眼表示自己可靠。

    唐路迁一笑,手指弹向简伊婃脑袋,唇角弯出弧度:“这么小就知道助攻?”

    “你别不信我。”

    她小声嘟囔。

    ......

    后日一早,孟又然已经在村庄门口等待其他人,手机忽然震动,她垂眸一看,指甲陷进rou里。

    曾几何时接到他的电话也要这么紧张了?

    上次怕得不敢接电话好像还是高三那年跟人吵架被请家长。

    但那时候接通,他的第一句话她至今不忘。

    “等我过来给你撑腰。”

    “别怕。”

    多好啊,那时候。

    可是做人不能太贪心,司骁太好了,好到不敢让人接近,如月色一般矜贵清冷。

    她深呼口气,接起电话。

    “阿然。”

    “嗯。”我在听。

    多余的话只能在心底开口。

    “我处理好了,我现在过去找你,你在哪?”

    “瑞士。”顿了顿,还是说:“你别过来,我想一个人呆着。”

    司骁艰涩开口:“可是我想你了,很想你。”

    他已经一个晚上没睡觉,时时醒着把控公司股价,还有稳住客户那边,工作量实在太大,好不容易忙到下午情况好转,第一件事就是想见到她。

    结果她说:“可是我不想。”

    不想再见到你为我惹出的麻烦奔波,也不想再见到你眼底为我流露出的心疼。

    “司骁,这几年我存了一些钱,都给你好不好。”

    是肯定句,她打从心底要离开他。

    “不要。”

    “我才不要那些。”

    司骁眼眶涩红,压着呼吸,隔着音流孟又然几乎能听见他声线中害怕的颤抖。

    “司骁,你别这样。”

    连她也快抑制不住嗓子间漫出来的哭腔。

    “孟又然,为什么你选择的未来每次都没有我?”

    “我明明很爱你,我真的很爱你。”

    “你不相信我。”

    “为什么?”

    一连串的质问把她砸的混沌难过。

    “相信的,我是相信的。”

    重复呢喃。

    她根本不知从何再次开口,她又想到高三那年,那件事,那通电话。

    “司骁,你还记得吗?”她故作輕鬆,可一開口那斷續的語句透露出難過自責。

    “高三那年我打架给你惹事,你推了很重要的会议来学校,那晚我看见你在书房熬夜打视频电话忍受客户的阴阳怪气。从那之后我上大学压根不敢跟人起冲突,你很累的,我都知道。”

    “可是我不知道就算这样还会给你的公司造成影响,你在网上被骂得多难听你不知道吗?都是因为我,那些人给你发遗照,骂你只是个专科生,连带你的产品都被恶意写差评。”

    “都是因为我。”

    她说到这已经泣不成声,泪如雨下。

    她哽咽继续道:“小时候,他们经常说我是扫把星,克死自己的爸妈,还说......该死的是我。”

    “其实他们说的也没错,死的是我该有多好,我也想让爸妈活着,我也想他们好好的,可是,这明明也不是我的错啊......”

    她说完话丧失所有力气,慢慢在雪中蹲下撑着膝盖,茫然眨眼环抱自己。

    “司骁,我好害怕。”

    “我也想你好好的。”

    这句话很轻,雪花落下,化开在女孩睫毛那一滴水珠。

    那是她最真诚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