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7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8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it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ort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1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name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4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5

Notice: Undefined index: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7
7._()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同人小说
同人小说 - - 在线阅读 - 7.

7.

    

7.



    瑞士,某一小村庄。

    “jiejie!”

    一个十七八岁的高挑女孩手拿篮子高兴向孟又然招手。

    “jiejie你看我采的花,适合你。”

    她说着中文,容貌也跟亚洲相似,甜甜的笑容绽放,阿然抿唇淡笑接过野花别在耳朵旁。

    “谢谢。”

    “jiejie,我们约好后天要去阿尔卑斯山观光,你要一起吗?”简伊婃不太自信,孟又然的个性太冷了,但美女哪个没有点脾气。

    而简伊婃是团队最小的,难免娇蛮些,此刻晃着孟又然的手臂央求她答应。

    孟又然上个星期到瑞士就遇见他们,同样都是华国人,五人凑到一起玩过好多个地方,去雪山如果能一起自然是最好的。

    不过思索片刻,她也就应了。

    “耶!唐哥哥肯定很开心,我去跟他说。”

    他们团队总共四个人,听说他们是在网上发帖寻找有意向去瑞士旅游的网友,正好他们四个人碰上,一拍即合订下机票。

    还挺有趣的。

    孟又然见她跑远,掏出手机习惯性看今日热搜。

    同样是一个爆字,依旧是封手写信,只不过字迹变成沉重内敛的钢笔字。

    “本人是筵尚制药集团上任CEO司骁,关于近几日有关网上对本人未婚妻的抨击,我出来回应几句。”

    “孟又然十七岁时我将她接回司家抚养,原因很简单,孟又然的父母亲曾资助过我生活费学费,出于人道主义,孟又然在九岁丧亲我就计画将孟又然抚养至成人,但孟又然的大伯也在这时候争取她的抚养权,当时我十八岁的确没有能力出来谈筹码,我放弃这个选择却没有放弃抚养孟又然这个念头。”

    “我不想描写阿然在孟家过得如何,我可以明确告诉各位带走阿然的同时我承诺给予我力所能及的帮助让孟氏度过金融危机,可我今日却看见孟家在所有人质疑阿然时,不惜金钱脸面将阿然推上热度事件中心。”

    “再来说说豪门秘辛,我与孟又然是正经恋爱,今年年初我正式在希腊圣托里尼求婚,不存在养父跟养女间的伦理道德,我们的开始是由我作为追求那一方,大家请不要私下sao扰我的未婚妻,筵尚制药集团有权力追究法律责任。”

    “接着就是网传阿然作为霸凌者的校园霸凌,我有一段录音请大家听赏。”

    孟又然一怔,睫毛染上水气,手指颤抖着按下拨放键。

    “又然,你就帮帮我,我真的很想去团建,你知道的,我喜欢社长,我想趁着这次团建跟他表白,又然你会帮我的对吗?”

    这是......余灯悠的声音。

    司骁是怎么拿到的?

    影片的声音顿住,接着是四年前自己的声音响起:“我知道了,我会跟社长说,祝你好运。”

    满不在意,声线清冷。

    这对话孟又然自己都不记得了,随后又另一段对话出现。

    “余灯悠,是你造我的谣是吗?”孟又然毫无波澜说话:“情感障碍症?双重人格?抑郁症?”

    每单拎一项出来都是需要做治疗的精神病。

    录音中的孟悠然又开口,语气淡淡:“出国名额你要就说,为什么要造谣?”

    “又然,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没有说那些话,那,那是你平常不争不抢,也不社交,大家才这么说的......”

    “不是我。”

    她死不承认,孟又然又能说什么。

    “名额就当我喂了狗,要是下次你还敢再造谣,我保证,你想要的那些我会全毁掉。”

    录音结束,孟又然点开底下评论。

    “救命,霸凌者说自己被霸凌是什么鬼?”

    “柽名大学还我孟姐清白行吗?”

    “没想到这件事还能有反转。”

    “精彩。”

    “未婚夫霸气护妻,我只是一名路过的NPC。”

    ......

    “最后我想告诉大家,阿然很好,请大家不要未知全貌就诋毁一个女孩子。并且我在这里正式向孟天程先生以及余灯悠女士两位提告,毕竟做错事就要有承担事情的责任,我将会竭尽全力帮阿然讨回公道,就像之前一样,拚尽全力接她回家养她长大。”

    “恋爱过程无可奉告。”

    孟又然滑到最后一句猝不及防笑出声。

    “什么东西啊。”

    她这么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