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 - 玄幻小说 - 直播算命:十八线糊咖会亿点玄学怎么了在线阅读 - 第七十九章 这个样子真丑

第七十九章 这个样子真丑

    “若灵,你好像瘦了很多。”胥俊智的声音响起,深情中带着哀伤。

    郁若灵的语气不咸不淡,她叹了口气,说道:“拜你所赐,你还真有脸说。”

    胥俊智的神色有些尴尬,他的眼底也是一片青灰,胡子邋遢的样子让人很难将他跟从前的影帝胥俊智重合。

    “对不起若灵,我…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现在我只要一闭上眼就能够看见我们还没出世的孩子,她一遍一遍质问我,为什么不让她降生……我真的好后悔若灵,如果可以我真想拿自己的命去换孩子的命!”

    尽管胥俊智说得再声情并茂,郁若灵始终冷着一张脸。

    “迟来的深情比草贱,这点我明白,我也希望你能明白。胥俊智,孩子已经没了,不是你说三言两语就可以补偿回来的。”

    胥俊智不禁捂着脸痛哭起来,“若灵你原谅我吧,我们重新在一起,我立马官宣我们的恋情,这一次我们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好不好?!”

    “你闹够了吗?现在言茵已经满足不了你了是吗,所以你才舔着脸回来找我,但是,我已经不是从前的郁若灵了,从失去孩子的那一刻,我就不爱你了,胥俊智。”

    郁若灵一字一句就像是扎在胥俊智心中的刀子一般。

    胥俊智走过去想要拉住郁若灵的哀求,可是郁若灵却不留情面地扯出了自己的手。

    “别碰我,我嫌脏。”

    胥俊智却直接跪了下去,“求求你了若灵,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任何事都可以,哪怕是杀人放火,只要你肯重新跟我在一起,我在所不惜!”

    这一次,郁若灵的神情终于有了一丝松动。

    “任何事都可以?”

    “当然了若灵,任何事都可以!”

    郁若灵唇角勾起一抹笑,“那就让言説身败名裂吧,这个贱人满天说要去告我,害得慧如大师的阵法也不管用,完全压制不住对我的非议,如果再不控制住,恐怕那些资本就不会再捧我了!”

    听到这儿,胥俊智随意地摸了把鼻涕眼泪,这让郁若灵看得恶心极了。

    明明她记得,胥俊智以前干什么她都觉得帅,觉得爱到不行,可是为什么现在胥俊智干的每件事在她眼里都无比恶心。

    郁若灵没有多想,她只想利用胥俊智扯出一些言説的黑料,来转移走大众的视线。

    “我…我想想办法,我也被言説搞得够惨,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对付她呢?”

    “没有什么东西比黄瑶来得更快,毁掉一个人最好的方式不是道德谴责,是什么就不用我多说了吧。以前言説追你的时候,就没给你发过……私密照?”

    闻言,另外一个包间的言説都思考起来。

    在确认原主没有傻到干出这种事情后,言説不由得松了口气。

    而言説这个松气的动作被陆长泽看在眼里,不由得他紧张起来。

    “言小姐,可能我这么问会冒犯到你,但如果你真的有私密照在胥俊智那儿,现在可以报警搜查,免得被他大肆传播。”陆长泽柔声说道,似乎生怕语气不对激起言説的反应,从而不愿意报警。

    但言説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放心吧陆警官,这种东西我怎么可能给人呢,虽然从前被人下了降头是喜欢过胥俊智,不过还没蠢到那种地步。”

    “那便好,这样想是对的。”陆长泽浅浅笑着。

    言説看着陆长泽脸上的微表情,眸光一转,笑道:“话说,如果真的有私密照流露出去,陆警官又会怎么看我呢?”

    陆长泽很是认真地思考一番后,说道:“这种事情只能说是当事人一时糊涂,身体不能代表一个人的全部,当时最好是不要有这种东西,就算有我也不会对言小姐有什么看法。”

    这番话直接听得言説不禁竖起大拇指,对于言説来说,这就是标准答案了。

    但是如果原主真的发过,言説也是十分瞧不起原主的。

    胥俊智从头到尾没接纳过她的一分爱意,如果她还恬不知耻凑上去发这种东西。

    就算是原主消失了,言説也想把她拎出来暴揍一顿。

    隔壁包间依旧传来了胥俊智跟郁若灵的声音。

    “这个……这个好像没有。”

    “既然没有那你就创造出来,如果你现在拍到,不也一样可以说是是言説以前发的吗?”郁若灵冷笑道。

    胥俊智却是皱起眉头,“可是我怎么拍啊,慧如和慧和两位大师都对付不了言説,更别提是我了,若灵我真的很爱你,请你相信我,别拿这种东西来考验我。”

    郁若灵一把甩开了胥俊智的手,“刚才说得好好的,为我做什么事都可以,现在却是让我不要拿这种东西考验你,胥俊智你把我当猴耍呢?

    从前我爱你爱到可以没了命,可现在不一样了,你要是还想跟我在一起,就拿出点诚意行吗?你难道想眼睁睁看着我被言説逼死吗?!”

    胥俊智急得不行,他也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如今的言説非同往日,他可不想送上门去被人宰。

    “你要是做不到,就趁早滚,我也不想跟你再有关系。”

    胥俊智顿时颓废地跪坐在地上,这些天他的确很后悔打掉了郁若灵肚子里的孩子,也后悔为了言茵跟郁若灵决裂。

    直到孩子没得那是个,他才终于明白自己的内心所爱。

    他以为就算是没了孩子,郁若灵也会乖乖送上门祈求复合,可没想到……

    想了半晌,胥俊智还是拉起了郁若灵的手,“我答应你若灵,我去办就是,等事成后……我们还可以在一起的对不对?”

    郁若灵不耐烦地抽回自己的事,她戴好口罩跟帽子起身离开,在开门的时候回头看向狼狈的胥俊智,“胥俊智,你也有祈求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啊,这个样子的你,可真丑。”

    说罢,郁若灵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女主角走了,言説这边就没有再收听的必要。

    她收了顺风咒,等着服务员上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