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 - 言情小说 - 【射雕英雄传】欧阳锋乙女在线阅读 - 船中yin事

船中yin事

    等到侍女穿着他衣服出来,挽起袖口,但衣摆仍然有些拖地,她伸手挽住他手腕,蛇奴属下这才进院。欧阳锋笑她好似小童穿着大人衣服,她撇了他一眼,道:“还不都是因为你。”欧阳锋干笑一声,两人便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因欧阳锋要属下处理人头,他不愿在那干看着,于是带着侍女先行离开了,只与他们说到烟雨楼汇合。

    欧阳锋抄起她腰,将她打横抱起,道了声:“走吧,咱们还有事要做。”这样一来,她衣服不必再沾染路上污尘。欧阳锋一身绣着西域凡夫纹样的黑袍,抱着怀着穿着白衣的侍女,两人一黑一白,犹如阴阳鱼交合相融。

    欧阳锋顺着山路一路急奔,还没一炷香时间就到了山脚下湖边,他浑不在意周围人看他,但侍女早把头埋在他胸口。他寻思这样也没什么兴味,看到前面有船停靠,扔了锭银子给船家,就抱着侍女进了船舱,嘱咐他一路往烟雨楼方向慢行之后,就暗中点了他听会和翳风两xue。没人听着他俩行yin,侍女才能放得开些。

    侍女放开搂着欧阳锋脖子的手,两人在船舱中对视,还没来得及说话,欧阳锋就急切的吻着她的唇。侍女顺势微微张嘴,他的舌头便溜了进来。

    她被欧阳锋半抱着上身,双手微垂,全靠他支撑,早已经被他吻软了身子。欧阳锋一会还有要事,无法尽情享乐,只好随意把玩侍女身体,聊做缓解。她穿着男人的衣服,却并没有做男性打扮,被他长袍包裹着身体,更显得娇小可人。

    欧阳锋把她抱在怀里,靠着木板船舱,他没打算就地办她,毕竟今晚他说不好要与人争斗,不能xiele精气。八月十五届时郭静要到烟雨楼,老叫花必然也会到。那傻小子身边跟着黄丫头,黄药师说不准也会前去,更不要说全真派的那群小杂毛,众多武林人士悉数到场,他多少也要认真对待。他虽然被赵王邀请而来,但目的从不是为在赵王面前如何表现,这些人与他的恩怨本就不浅。他苦命孩儿的仇,便要从他们这些人身上寻。不让他们生不如死,自己就枉称西毒。

    欧阳锋眉眼低垂,怪眼一翻,心中早有了主意,侍女并未看到他的表情。眼下还要多半天时间才到约定时间,他以逸待劳,隔着衣服抚摸侍女身体,摸得她痒意丛生,在他怀中扭动。

    欧阳锋的头发扫着她的脖颈,轻咬着她耳垂说道:“你别乱动。”他引着她的手,摸着自己半勃的性器,隔着衣裤揉了两把,发现更像是火上浇油,欧阳锋就将她手拿开了。他稍加运气,气息流转一圈,就将肿胀的阳具按了下去。欧阳锋将她搂的更紧,他虽然不愿此时行男女之事,但要想快活并不只有那一种办法。

    欧阳锋身形高大,长手长脚,手指修长,他的手扒开她的衣服,往侍女私处一抹,她女人不自觉绞紧双腿,将他手掌夹入腿缝,反而更方便了他动作。欧阳锋手指弯曲,往她私处拍按。他手法古怪刁钻,加上私处xue位密集,他只需要稍微一按,侍女便忍不住将双腿分开,用手握着他的手,想要他停下,但又想要他继续下去。

    欧阳锋一眼就看破了她心中纠结,没有顺着她的女儿心思,反而是用指腹继续揉捏她的下体,他将那两瓣rou唇分开,手指从中挤了进去,手指被她软嫩贝rou包裹,他手指揉搓着她的阴蒂,又摸她蜜处小口,手上沾上不少爱液,犹如挂了层蜜,晶莹黏腻。欧阳锋沉醉于她私处rouxue手感,硬是按得侍女私处热胀酸麻,身子往他手上凑,尤不解痒,更感空虚。

    侍女依偎在欧阳锋怀里,微微娇喘,眼见她脸色愈发潮红,欧阳锋就知她已情动。他手上动作不停,用指腹有节奏地轻拍她阴阜,yin液粘的她身下一片黏腻,小腹微微胀痛,她难以缓解身上无处不在的痒意,快感从尾椎骨直窜顶心。欧阳锋弹筝时,就这般微微低头,好整以暇,随意拨弦。现如今,她在西毒手下好似一只乐器,被他指尖轻抚奏响。

    她的头枕在欧阳锋肩头,下巴微抬,眼眸半闭,口中嘤咛几声,将自己全副身心交付到欧阳锋手上,完全由他掌控。起先他的手指并未进入,只是在xue口转圈揉按,时不时蹭她yinhe,叫她浑身一颤,气息又乱了几分。

    过了几时,许是他也有些不耐,如毒蛇入洞,手指顺着春水溜进了她滑腻的xue口,立马被她内里层叠软rou包裹,rou褶裹着他的手指,进出之时十分销魂。欧阳锋只是一根手指进入,被她一缠,感觉手指好似被小口吸吮。欧阳锋手指在她滑腻软热的rouxue中扣弄,惹得她yin水四溢,下身泥泞不堪。

    欧阳锋长手长脚,把侍女一圈,她整个人蜷在男人怀中。男人的手指入的更深,也从一根手指变成了两根,揉着她xue,用指节在她体内刮蹭,他手指上沾染yin液愈发多,甚至顺着手指抽送流到了掌心,透明的黏液随他动作沾满私处,将她打湿。他戳到深处,忽然极速抽动,带动侍女颤动,她已经受不住这快感,体内异物几乎要让她完全失控。欧阳锋还用手掌蹭着她的yinhe,更让她无所适从,脚趾蜷缩,手指紧紧攥着他的袖角,随他jianyin。

    欧阳锋的指法用于打xue解xue可谓天下一流,用在女人身上可谓大材小用,只需随意施展,就可以让侍女欲仙欲死,食笋知味,反倒要过来求他jianyin。但他乐意至极,自然无论大材小材,只要能让侍女在他面前媚态横生,展现出这般无助依赖,他做甚么努力,都甘之如饴,更何况随手为之就能做到。一个男人若不能让他的女人感到极致的快乐,他算什么男人。

    欧阳锋又送了几下,侍女蜜壶中一股爱液喷在他的手上,他听到侍女情不自禁的呻吟,这才将手指抽出,手指上裹满了她的yin液,他伸出舌头舔了一口手指,其实并没有什么味道,但是因为是女子爱液,让他心火升腾,他道:“你的味道堪比澧泉之水,让人回味无穷。”

    “你别说了,我都羞死了。”侍女脸上潮红未退,眼角含媚,似嗔似喜,但并没有丝毫生气,她抓着欧阳锋手腕说道。本想阻止他继续,但挨他近了,鼻翼传来他身上男子气息,反而自己迷离起来,又往他身上凑。

    欧阳锋哈哈笑道:“小yin妇,今晚我有要事,要保存精力,不然一定会狠狠满足你。”侍女俏脸一红,扭过身去,被他说中了心思,有些小小难堪。

    自己本非纵欲之人,只是欧阳锋日夜与她行男女之事,如今他有心克制,自己反而心中不是滋味。虽然他手指长而有力,到底不如男人那物,即便刚刚才将她满足,身体已然那般爽过,但心中空虚实在难填。

    她抽动麻木的下身,翕动的xue口带着些许疼痛,小腹的麻胀都告诉她,她已经短时间无法承受他再来一回,但她依然想要被他抱在怀里,被他结实臂膀紧拥,他会压在她身上抽送,他的性器会整根没入,将她塞满,他在她身上耸动,直到他的jingye播撒在她的体内,这也会让她感到无比的满足。

    欧阳锋搂着她腰将她抱回自己身上:“好啦,倒是老爷的不是了,等明天一定好好喂饱你,今天你就饶了我吧。”侍女本想跟他说,她没那么欲求不满,但听他如此一说,怎么也不肯说出口了,只好点头应是,扭头回抱着他的腰,把头埋在他的胸口。

    欧阳锋抚摸着她的发顶,她是如此年轻美貌,天真烂漫。即便是做自己侄媳妇都绰绰有余,甚至他那侄儿要是努力一些,甚至他的孙女都这般大了。但如今却在他的怀里,做他的女人,展现她的千娇百媚,rou体横陈。西毒当然不会觉得不妥,只不过感叹世事无常,因缘际会,毕竟她是他本想送给黄药师的礼物,却成了上天送给他的意外之礼。

    欧阳锋虽然不打算行yin,但手上便宜并未少占,他顺着侍女衣物,将手放到她的乳rou上,抚摸着女子滑嫩皮肤,手中不住把玩揉捏,直揉得她娇声连连,忍不住告饶,要他轻些。欧阳锋听了她话,手下动作果然轻了,还是揉的她乳粒硬如石子,在他手中挺立起来。

    被他一揉胸口,心中郁结散了大半,只不过是一日禁欲又有何难,当然是他做事要紧。

    “那好吧,我听你的。”欧阳锋听她语气,抬起她下巴,立时将她吻住。他心中陡然涌现一股疼惜,更升腾起无限英雄豪情,他激动的说道:“乖宝贝,我一定要你做天下第一的女人。”

    “在我心里,你……早就是天下第一了。”侍女说着这话,手窸窸窣窣地往他下身摸去,她还没有故意引逗,欧阳锋听了她这话,已然动心起念,一股热血涌向小腹,狰狞蛇头昂起,顶着他黑色衣袍凸出一块,格外瞩目。

    侍女瞬间脸上更红,瞧了他一眼。欧阳锋本不欲再要她,但听了这话,心怦怦直跳,硬朗的面容上泛红,眼神更炙。侍女甚至能够感觉到欧阳锋的些微颤抖,她戳中了他心底最深的渴望。

    他愿意为了九阳真经隐忍蛰伏。但排除异己之事,在他看来却没有武林秘籍那么要紧,成了便成了,不成还有下次机会。况且,他与赵王提前做了安排,定能把那群中原武林人士一网打尽,踌躇满志之下,心情愉悦,难免有些忘形。如此一来,他要为了烟雨楼之约禁欲的决心并不是那么坚决。加之眼前美人温香软玉,柔声细语,眼里只有他一人。于是欧阳锋一把抄起她腰,两人位置倒换。他平躺在船板上,侍女则是坐在他腰上。

    欧阳锋言道:“我有些累了,要养足精神,你来动吧。”他一边说一边摸着侍女腰上肌肤,将她衣服撩起蹭弄,蹭着她白皙的皮rou。侍女听他这话,面上一红,就知道他起了坏心,想看她主动服侍,扭腰就他。想要休息只是随便找个借口,若是真想休息,那戳中她的又硬又热的rou杖又是怎么回事?但她的确被他撩拨起了欲念,她喉头滚动,身上如过电一般酥麻。她本是想要使些小性子,欧阳锋大手顺着腰早摸上了白皙的乳rou,他的手指碾着她的乳尖,顿时让她失去了脾气,口干舌燥,心跳也加快了许多,她能感觉到自己被他摸湿了,一股热流在私处熨过。

    如此一来,她也不好再扭捏,背过身去蹭着他那处,用手解开他的腰带,撩开他的衣摆,将那物事轻轻放了出来,即便是做了那事还没过多久,依然精神十足,完全不似五六十的年纪。侍女暗骂了一句老不羞,却主动将手覆了上去。即便是她将身子转了过去,欧阳锋的手也能从肋下穿过,摸着她乳,他的眼睛盯在她的后背,她虽未赤身裸体,但几乎被他将衣服扯去大半,曼妙的身躯藏在宽大的白袍之中,肩头半漏。只要往下一瞧,两条白生生的腿儿跨在他身上,他眼中精芒立现,激情更甚,一把抓住她的足,随手一拽,脱下鞋袜,用拇指扣住她的足心,吐力一按。

    只听得侍女“啊”的一声,挺直的背瘫软下来,她回过头去,轻轻拍打他的手腕,撇了他一眼:“别使坏,你再来,我就不弄了。”

    欧阳锋哈哈笑着,改用手指摩挲她的足背,垂着眉眼道:“你这双足生得可爱,我一看到就爱不释手。”她并不是被欧阳锋按痛软了身子,而是被他按中了不知哪个xue位,一时间快感在她身上游蹿,这才软了腰。听到欧阳锋如此一说,她更没了脾气,忍着如蛇行般黏腻的触摸,又将手搭在他的硬物上,轻摸撸动。男人身上高于她体温的热气,将她熏熨,让她身上也染上了彤色。

    她手上下撸动几下,那物事便愈发大了起来。她撑着身子坐到了欧阳锋的胸口,撩了撩头发,俯下身去舔那已然吐涎的蛙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