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7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8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it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ort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1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name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4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5

Notice: Undefined index: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7
降临7_()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同人小说
同人小说 - - 在线阅读 - 降临7

降临7

    太平思考片刻,还很是轻松地答应下来,看上去他有些信心在三天内解决这事。

    翌日太平便赶过来见赵腊月,二人约定的地点在校门不远处的咖啡店。

    景阳也跟着来,不过他与腊月到的时间比和那人约定的时间要早些,他独自坐在僻静的角落,目光始终盯着店门处。

    过了半晌,他看见有人匆匆忙忙地从公交车上跳下,那人着一身道袍、边是跑着边拿着发带将散下来的黑发束起,小道士模样很是可爱,但是景阳却不见得因为这副画面而高兴起来。

    那人大大咧咧推开店门,却仿佛心有灵犀般朝着景阳的方向瞥过来一眼,不过很快他就收回视线,转而去找约定的位置,他很快就找到,于是过去落座。

    他看着赵腊月,赵腊月也在打量着他,少女有些好奇那个在景阳口中反复被提到的人到底是怎么样的。

    她没说话,太平先一步拿起来桌上的茶杯,他抿了一口:“好茶。”

    赵腊月心想那是景阳点的,不然怎么会有人故意到咖啡店里来点泡好的红茶。

    太平喝了茶,又抬起头问赵腊月:“该说说你要我解决的急事吧?”

    赵腊月说道:“好。”

    二人交谈起来,实际上,赵腊月身边也没有什么具有威胁的灵异事件,此举不过如景阳所愿将太平骗来。不过她事先有准备,这时太平提起,她便提出家中的房屋闹了鬼怪——虽说那只是她凭着家世在这短时间内找来的凶宅。

    太平听完她描述,饮完那壶茶,便说道:“那就过去,早些结束。”

    凶宅的位置倒是离这咖啡厅不远,太平话多,一路上他自己便能聊得畅快,只是赵腊月不习惯有人这般热闹,也不想接话,心中却是想着景阳原来喜欢这般性格?倒也奇怪。

    到了那处凶宅,腊月盯着他,原以为那些道士什么的作法会从包袱中拿出些罗盘符纸,可是看太平的模样,他分明只一个人过来。

    他只悠闲地仿佛散步般在宅邸前绕了圈,口中念念有词,半晌他手腕微微翻转,腊月的视力极好却只看见一道银光从他腕间闪过,但是骤然间,那股进入凶宅周围便挥之不去的阴冷气息消散了。

    难道世上真有什么鬼神之说?

    如果有,那人看起来这么轻松,又是如何解决的?

    太平先一步迈入宅邸,他听腊月说,这户屋主一家是死于一场凶杀案,屋内也是怨气极重,才用剑光驱散晦气,进入后,也是一时间看到了屋正中,一时间一股呛人的烟灰味扑面而来,他挥手扇去。

    赵腊月跟在后面进来,见到正屋中间摆放着的遗照和牌位。

    她听见太平兀自与那遗照说了什么,过了片刻,烟灰味散去,太平朝着那牌位躬身作揖,才又转头看向赵腊月。

    太平笑道:“解决了。”

    赵腊月忽然问道:“这屋里原先有鬼?”

    太平一脸好笑地看着她——若是没有,要什么道士来做法?

    赵腊月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盯着他。

    太平摇手说道:“他们投胎去啦,下辈子许会过得好很多吧。”

    他越过腊月,打算离开,倒是也没提收费的事情。不过沿着小道走了片刻,差不多要到那学校的时候,他忽然听见阵跟着自己的脚步声。

    当太平回头,脚步声理所当然地停住了。

    跟着他的人丝毫没有被抓包的愧疚感,而也是觉得理所应当,景阳说道:“故弄玄虚。”

    太平却是避开这个话题,与他打招呼:“好巧啊,是景阳呀。”

    景阳说道:“你的腿这么快就好了?”

    太平“嗯”道,忽然见景阳快步走来,被抓住了手腕。

    于是他抬起眼,颇有些好笑地说道:“你什么时候跟着我们的?”

    景阳说道:“一开始。”

    太平好奇看他,问他什么时候这么空闲了。

    景阳沉默会,闷声说道:“腊月是我学妹,免得她被你骗。”

    “好吧。”太平说道,“那你看见了,我没骗她,那……我现在得走啦。”

    景阳还是不松手。

    太平有些无奈地叹气,他摸了摸景阳的脑袋,此时他已经完全认出来前些天找自己聊天的人了。

    他说道:“好啦,想见我也不用偷偷翻我账号来找我。”

    景阳挑眉说道:“我没那么无聊。”

    太平揶揄着笑眼看他:“哦?那我以后不用给人讲故事了。”

    景阳平静说道:“哦。”

    他松开了手。

    太平走了,他仍站在原处,遥遥地看着那人的背影。

    5.

    三日后,景阳知道那人离开去往a市。

    而那人离开的夜里,他也收到了一封通知书。

    它本无字,只是当景阳翻开它时,它其中的内容就映入到景阳的脑中。

    在这同时,景阳知道他所做的符合“评判”标准,所以他能够进入a市那处无名之地。

    他曾经听那人说过,邪魔复苏,那处是专为培养抵御邪魔的学院,成立年代久远,已经不可深究。他知道那人是孤儿,从小便从那里长大,如今他理所应当地获取了资格,也能去那里。

    这便是他之前没有强留住太平的原因。

    在收到信的当晚,他也启程。

    ……

    “到了。”

    听见声音,太平睁开眼,他保持着盘坐在尸狗背上的姿势想了好久:“我感觉不太好。”

    尸狗蹲坐在地上,好似一座小山,这时它低下头,望着背上的人,眼神流露出关心。

    太平笑道:“我没什么怕的。走了。”

    他从尸狗的背上跳下来,落在地上的瞬间溅起尘土,于是他掸了掸衣袍,轻松快活地朝着眼前的雾气中走去。

    尸狗在他身后,有些担忧地看着他。

    太平朝后挥手,渐渐的,他的身影消失在雾气中。

    他走在雾里,忽然走出些熟悉来,再想起来前次遭遇的雾气,寻思起来这两种气息有些相似——是学院中的某些派系不想他回来参加此次会议而要杀他?可他已经离开中心很久,即便他曾经可能成为主事人,可现在他已经落败了,只能守着一处破道观,来杀他有什么意义?

    许是他觉察错了气味?

    过了许久,太平瞧见浓雾中出现一扇铁门,他走到门前,在一阵沉闷的响声过后,门打开了。

    太平走进去,至此浓雾彻底消散,过了三年,他还没忘记会议大厅的方位,就着寻过去,半途看见迎进来的新生。

    他看过去,半是无奈地笑起来。

    三三两两的人群中,他第一眼就看见了景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