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7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8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it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ort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1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name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4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5

Notice: Undefined index: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7
恶水12_()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同人小说
同人小说 - - 在线阅读 - 恶水12

恶水12

    3.

    太平骑牛沿着青山下的蜿蜒小道而来,他没有行李没有钱财,连把剑也没有,跟着的,只有个刚入天光峰的童子。

    童子问:“师尊,我们要到哪去?”

    太平笑道:“小四,你说到哪?”

    方景天朝前看了看,说道:“师尊前方有个村落,可以落脚。”

    其实不必他说,太平便也知道。

    青山脚下不远的这处村落,本是无人所知,可是三百年后,一个白衣少年带着村里的一个孩童跟着青山的仙师走了,后来那个孩子成了神末峰的大弟子,回头来不忘村里事,叫这贫瘠的村庄一时仗势富裕起来。

    太平想起先前这段从别人口中听闻的往事,不由得哂笑,柳家村亦是他那孽徒的本家。

    “呆在这,说不定过不久,你小师叔要追上来讨债。”

    方景天一惊,问道:“师父,那我们再走。”

    太平摇头,说道:“就这吧。”

    他说着,从牛背上跃下,转身看见那隐没在云间的山脉。

    景阳追上来又怎样?他心想,那座山还是他的青山,出来走走,又并非不能借青山之势。

    太平牵着牛走进村庄,只见满地狼藉,稻田的麦子熟了,大半烂在地里,只有一个老农在地里奋力收割。

    太平将绳甩给方景天,他自己走过去,向着那个老人问道:“请问这柳家村最近生了何事?”

    老农抬起头,用浑浊的双目看了他一眼。

    太平生得眉清目秀,笑容可亲,极容易得人信任,老农看了他几眼,又俯下身捞起稻草,边做边说道:“近几月闹瘟灾,病死了不少,过后又闹瘟灾,村里人都要死没了。”

    太平问道:“我们从青山来,可否在此落脚?”

    老人抬起头,颇有些不可思议地打量着他,问道:“青山的仙师?”

    他说着,丢下了锄头,一瘸一拐地走着去叫人了。

    村里听说青山来了人,便杀了鸡宰了猪做了顿丰盛的宴席,但是太平未去,而是带着方景天寻了处空下的屋子住下,更是一连好几天自己跟着那老农去种田,时间一长,那村中人对他的兴趣骤减。

    其实学耕作这事,太平很早以前就学过,上辈子死前也亦是来柳家村做过,现在做起来,也是费了一些时日。

    夜间,太平于溪边洗澡,忽然又想起来,不由得自嘲笑道:“我的天赋真不如他吗?”

    四周无人,寂静无声,唯有风吹过,河面泛起阵阵波澜。

    没有人给他回答。

    太平从水中起身,他拿起湿毛巾擦洗身体,披上衣衫,忽然间察觉到一道锐利的视线自身后而来。

    待他转头去看,只见风过草木,无人也无影。

    太平笑着摇头,他随手摘了片叶子,置于口中,吹了首曲子。

    那是他曾经教过师弟的那首。

    曲终了,他将叶子随手丢入河面,回去屋子里。

    方景天在屋里点着火烛,抱着剑谱看了许久,见他回来,便问师父要指点。

    太平落座,问道:“哪处不会?”

    方小四挪过椅子,拿着剑谱递过来,孩童的手指点在剑谱上,眼睛直直地从剑谱移开,看向太平。

    太平温声细语讲起来,他讲得慢,内容极易叫人听懂,且善用比喻,仿佛私塾中老练的书生,某几处解释叫方景天听了顿时豁然开朗,连连称是。

    讲到终了,方景天忽然问道:“师父,您天天去跟那老农种地,那有什么意思?”

    太平顿住,他的视线移开,看向窗外某处。

    方景天也扭头去看,只见几片叶子从树间掉落,别无他物。

    ”修道者求长生,则更该感受生命的美妙、世间的美好,由此获得充分的源动力。”

    太平提起,“这句话,我倒是对景阳也说过。”

    方景天看师父笑着回忆,“只可惜,你小师叔,大抵是不会懂的。”

    ……

    那日后太平再未去田里,他也不担心种下的秧苗坏死了,提着根自己做的杆子,在村中一口潭里钓鱼。

    这潭子早些年干涸,水是先前洪灾留下的积水,怎会有鱼?

    村中人都在暗暗道,这仙师怕不是脑子坏了。

    太平并非不知,实际上,这先前发生的天灾,亦是在他一手cao办下发生的,为了他那救世的计划。

    村中人议论,太平仍旧甩竿钓鱼、这天村中人经过,发现他竟然真钓到了鱼,都是大惊。

    这天也恰巧方景天跑过来,说村中来了些邪修,道这庄子是个宝地,要杀人占了修炼。

    太平嗤笑,说道:“胆子这么大的邪修,连我青山也敢犯?”

    柳家村虽不属于青山范围,但是离得近,按他来看,那便是青山的。

    等他话语落下,方景天口中的邪修便出现,身上的气息倒是熟悉。

    “太平真人,你这曾经的青山掌门,现在居然落到这种地步,朝不保夕,真是可怜。”

    那邪修穿着黑衣,身上气息极为阴沉,境界看来也并不低。

    太平挑眉,问道:“玄阴宗的?”

    他偶然想起被自己和景阳逼入地底的玄阴子,不由得笑起来。

    黑衣人道:“正是。你灭了我玄阴宗祭坛,又将老祖逼得遁地,现在你无剑,虽说我境界不及通天,但杀死你是有余力。”

    太平从地上捡起颗石子,他单手插着腰,另一手朝上抛掷着石子,笑道:“你说我无剑,不知道我青山入门剑诀第一句是什么吗?”

    黑衣人动容,问道:“什么?”

    “万物皆剑。”

    石子在话语落下的瞬间以极快的速度飞离出去,如一柄真正的剑般穿透黑衣人的胸膛,又“啪嗒”落到地上。

    黑衣人捂着伤口,无力地倒下,只看见太平真人提着鱼桶绕过自己,桶里面的一条鱼甩着尾巴,发出动静。

    他悠哉游哉地对着小徒弟说道:“小四,咱们今晚开荤。”

    方景天问道:“师父,还有别的邪修,村中的那些人——”

    “有什么关系吗?”

    太平看他一眼,眼神淡漠冷酷,说道:“这时活不下去的人,也没必要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