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7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8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it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ort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1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name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4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5

Notice: Undefined index: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7
恋爱物语6_()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同人小说
同人小说 - - 在线阅读 - 恋爱物语6

恋爱物语6

    今日天不好,屋里老黄历翻过百来篇,通篇写着忌祭祖。

    天上挂着一轮毛毛月,地下摆着一盘生米饭。

    有人握着三支香朝着饭碗拜了三下,才将香插入生米中。

    香灰立刻散了,同时一只手伸进生米中,握住一团白米。

    那人握着白米站起,不断后退、后退。

    随着他的走动,白米窸窸窣窣地从掌间缝隙掉落出来,直到流尽。

    很容易看出,这人是在祭祖,可在此月黑风高夜、卦象最凶的时刻,这做法与请鬼上身无异。

    他为何要这么做?

    那人在原地站了许久,才是猛然回头,看见了一扇突然出现的门扉。

    其实他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找到这扇门。

    井九看着它,心里想过很多,但是最后想起来的,是那封师兄寄给自己的信。

    师兄就是进了这扇门后便了无音讯。

    而他也是收到了师兄的信,才会下山,按着师兄在信中所写的方法来找这扇门。

    师兄也说过,门扉开启后,诸事不宜,唯有静候。

    他要进去门后,想的是要找师兄,也是想找到那个人后便抓住他……或者杀了。

    现代社会有法律法规,杀师兄不太好,但是师兄说过,那门后是鬼神之所,没有纲常伦理,所以杀那人正好。

    井九心想,虽然自己也不在乎纲常,可是他懒,不必要的事情能少做便少做。

    门生而有灵,此后连通着另一个世界,此刻门扉微微开启,隐约透露出门后的景象,未知之所一片雾气缭绕。

    井九看着门后的雾气,听到门后传来隐约的轻唤,他有瞬间恍惚,而后便坚定地推开了它。

    门扉开启的瞬间,一副面具紧贴在了他的脸颊上,如同与皮肤吻合,严丝合缝地从他皮肤的肌理里长出来。

    井九心想,这便是师兄在信中所说的,那个世界的认证?于是他便没有抗拒。

    门后的世界阴冷,被浓雾笼罩,人影憧憧,都是带着面具的人,谁也认不出来谁。

    “……人齐了。”

    井九抬起头,望向声音的来源。

    那是一个老态龙钟的道士,腰背弓起,脑后像是长了鼓包,他小若米粒的眼睛扫过众人,厉声喝道:“我不管你们来路去路。没被选中的,便自个离开!”

    道士话音落下,戴在他们脸上的面具如有反应,闻声也是齐齐落下,摔碎在地上。

    老道士负手走来,首先停在了井九面前。

    他停顿好久。

    “你——”

    一众前来供道士挑选上山之人闻声望来,皆是屏息凝神,驻足窥探。

    井九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道士的脸上生出敬畏与紧张的神情:“您是山上来的仙师?”

    井九摇头。

    老道士更加惊讶,也越发尊重:“那您是前来参加外门弟子选拔的?”

    井九心想,好像就是这个,于是他点头。

    在老者的带领下,其余众人都跪在地上,参差不齐地喊道:“请仙师上山。”

    井九神情不变,他很快便觉得不对,在入门以前,他确实跟着师兄在山上住过好多年,也修行过很多年青山道法,为何这个老道士能一眼认出自己的身份?

    他转头,看见了山脚湖泊。

    平静的水面倒映出他平静的脸。

    他看见了自己的脸,才想到原来如此。

    这是一张很好看的脸。

    从任何角度看,都是一张极为完美的脸,即使风吹水漾,湖面波澜掀起,这张倒映出来的面容依旧很完美。

    美到极致便是一种不凡,所以那位老道士才会觉得他天生该是修道的胚子——即便井九现在还不知要去山上修什么道,做什么事。

    老道士匆匆忙忙牵来了一匹配得上他的骏马,好声好气与他说道。

    “你上山去。”老道士嘱托,“过三座山头,遇金鞭溪时右转,见一老树,再行数步便过南松亭。南松亭后有九百九十九石阶,你需下马步行,爬过九百九十九阶石台,去大慈悲观音殿。你往殿中香炉插三支香,不要长不要短,必要三寸,如此才可进内殿。”

    井九问道:“进内殿如何?”

    老道士说:“太平掌门在殿中候着。”

    “我知道了。”

    井九乘上了马,扬起马鞭。

    鞭子抽过骏马,它开始奔腾,片刻后不见踪影。

    老道士回头,仍旧唠唠叨叨地吐话挑选新弟子。

    井九乘马往山间行。

    雾气逐渐消散,浓重的黑暗也散去,唯有天边悬挂着一轮红日,山间却不见得炎热。

    跑马的道路很是狭窄,道旁是悬崖峭壁,其下是万丈深渊。

    井九转头看向那处,觉得好像一切黑暗和浓雾其实并未消失,而是被这道旁的深渊吞入。

    他也不知道悬崖下有什么,因为师兄的信里没有说。

    不过,他也没必要知道。

    ……

    井九听从老道士的话做。

    他翻过三重山,遇金鞭溪时右转,果然见一老树,再行数步穿行过南天门,登上九百九十九石阶,见到大慈悲观音殿。

    殿前摆放着一具巨大的观音佛像,慈眉善目,柔情满眼地望向过路人。

    他闲庭信步绕过那佛像,偶然一瞥,见到观音像不寻常之处。

    他不需要数,便发现那观音莲像生着九百九十九双手臂,底座莲花也非寻常莲花,莲瓣极多,重重叠叠,密密麻麻。

    井九收回视线,他极懒,所以此时也懒得去计较这种俗事。

    他走进殿中,扫视一周,果然发现一支香,不长不短,正好九寸。

    香旁放着一把剑。

    井九拿起剑,看着剑身红光,想到,这是师兄的剑,也是师兄送给他的剑。

    剑名弗思。

    两道红光闪过,一支香便被化作三支新香,井九拿起三支香,在香炉上燃着的旧香处借火,点燃了这三支香。

    诵经声在他耳边响起。

    与诵经声同时响起的,还有重物移动的声音,和令人牙酸的嘎吱声。

    井九不去理会,所谓弗思,便是不听不想,他静心凝神,握着三根香朝天地一拜,随即将它们插入香炉中。

    老道士吩咐的事情做完。

    井九起身,余光朝身后看,殿前的观音像不知何时移动几寸。

    井九不与理会,径直掀开主殿帘幕,一直向着内殿去。

    香灰味更浓。

    井九推开一扇门,听到一阵笑。

    内殿里昏暗,唯有几支老烛燃烧,视线狭隘逼仄。

    然而那一声笑,便把内殿的阴暗感驱散殆尽。

    井九闻声看去。

    掌门真人一身红衣,黑发虽束起,但大半松散垂落后背,他坐莲台上,不染是非,更是如少年模样。

    井九作揖,说道:“见过掌门。”

    太平手捧一本好书,笑得乐不可支,才知觉人来,将闲书放下,唤道:“谁呀?”

    井九说道:“是我。”

    “我是前来拜师的井九。”

    太平闻言点头,他从莲台上跳下,走来看井九:“李师说要找十人,那你便是我其中一个小徒弟啦。”

    井九点头,说道:“师父。”

    他心中念的却是,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