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7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8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it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ort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1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name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4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5

Notice: Undefined index: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7
哨向au(双,一点点的车)上半部分_()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同人小说
同人小说 - - 在线阅读 - 哨向au(双,一点点的车)上半部分

哨向au(双,一点点的车)上半部分

      白猫叼着小红鸟跃到了一旁的桌面。

    小朱雀才扑腾下翅膀,倏忽间厉风来,它又被猫爪按住,漂亮的羽毛落了一地。

    精神体白猫低下头,在它的四周嗅了许久,发出几声不满猫叫。

    它哆嗦几下,带刺的猫舌就舔上来尾羽,又舔到翅膀,小鸟不安地啾啾起来,下一秒便与锐利的猫瞳对视。

    面对着天敌的视线,小朱雀下意识地想要拍打翅膀,却被按得更死,无奈之下,它只好向主人求助。

    也是这时,安抚哨兵的向导素才溢出来,可景阳和白猫似乎都没有接受到这安抚。

    另一边床铺上,太平胸前衣襟已是被撕裂,两枚红肿乳尖挺立着,被景阳的手指拨弄着。

    那手指刚插过他的xue,还湿淋淋的,水渍都抹到乳尖。

    太平喘息片刻,方要说些什么,从精神体处传来的刺激却是叫他无法发声,他的眼睛失了神,只觉得相连的意识体会被白猫吃掉。

    “你不用骗我解除关系。”

    景阳却是揪住了他的乳尖,冷淡问道:“你和玄阴交代的计划,说。”

    太平失神许久,半晌才呜咽一声,他戴着镣铐,双手落到一旁只紧紧抓着被褥,他喘息好久都说不出话来,但是景阳想听他说话,便转头用眼神制止了一旁白猫的动作。

    太平缓了会,才回答道:“计划……唔……都失败啦……不、不重要的……呀!”

    他的尾音很是虚弱,大抵是精神受到刺激过大,他的神经都是紧绷着,连带着身体也是。腿间的rou缝湿滑,饶是用手指揪下他的乳尖,下面那口rou花也会绞紧,吐出滑腻的汁液。

    景阳神情平静,好似无动于衷,见那人挣扎着踢蹬起双腿,便伸手揽住太平小腿,架到臂膀上。

    太平一低头,就瞧见景阳俊秀的面庞,小巧的双乳都挤到师弟脸颊啦,他不禁摇头叹息:“你这样作何……”

    下一刻他的乳尖被咬住,疼痛和快感一瞬间刺激得他惊呼出声,双腿下意识合拢,夹紧了师弟的身体。

    很是难堪。

    太平脸颊泛红,他带着哭腔控诉道:“你那猫咬我……怎么现在连你也咬我呀……”

    景阳抬头看他,继而将他的双腿拉开,让太平看见自己腿间淋湿了的rou缝,仿佛是在说着,他明明很喜欢这来着。

    太平见他又咬上自己的乳尖,说道:“好啦、好啦……那计划……”

    景阳静静听他说着。

    太平说道:“……是、要用精神力冲击……影响塔……”

    景阳不再含着他的乳尖,而是说道:“然后用信息素干扰我?”

    太平是景阳的向导,对他很是熟悉,这一步便是要去除他的威胁,等同于要杀了他。

    可惜景阳这出了意外。

    景阳沉默片刻,不知道是在想该怎么处理太平,又或是想该怎么回报自己的向导的“薄情”。

    太平点头,说道:“没成功呀……你怎么现身了呢?”

    这也是他现在被抓进来的原因。

    若是景阳在闭关,精神力攻击若是失效,太平心想自己还能跑来着——他准备了后手。

    景阳冷淡地“哦”了声,便用手抬起他的双腿。

    太平愣了片刻,直到勃起的阳根抵在了rou缝处,他才意识到原来景阳要进来了。

    不对……他又想到,景阳的那物怎么会这般硬热、又涨大得这么厉害,堵在xue口处,都叫他烫得迷糊起来。

    正当他想起来、要调笑景阳怎么对自己有这般欲望之前,性器凶狠地撞入进来。

    床铺剧烈震动起来。

    白猫叼着鸟,转头看过来,见到自己的主人将那人cao得魂灵都丢了半分。

    太平被cao得陷入进被褥中,双腿战战兢兢地垂在景阳腰胯,腿间rou缝被撑到极致,他只觉得插进来的物什太硬,rou缝含着也是不舒服,然而景阳还要撞进来更多。

    “太……太过分啦……就算是规定……也、也不至于!”

    他猛然被托起臀部,性器拔出去后,景阳胯部又一次向前顶撞,湿淋淋的rou缝还未记得收缩,就翕张着吞没粗长的阳具。

    “咕唧”。

    太平扬起脖颈,他的双颊比之前更红润了,黑发也更加散乱地落在床笫间。

    景阳说道:“至于。”

    “景阳……”

    眼看着逃避问题无用,太平又软着声唤起他的名字,声音温和又轻柔,带着浓重的喘息声,期间夹着每次阳根冲撞的水声,显得yin秽极了。

    更有些丢脸的是,他的yinjing被cao得勃起来,景阳也注意到,那根比起哨兵的来说算小,被轻易地握住了把玩。

    太平被刺激地呜咽起来,而脑海中自己的精神体又被白猫制住,三重打击下,他的双乳起伏着,就要忍不住到了高潮。

    景阳低头看他,胯下阳根的冲撞却是不停止,景阳知道他这是舒服到要意识迷离了,在太平濒临高潮前一瞬,他命令着精神体白猫与那人精神交融进行结合。

    太平瞪大了眼眸,却又在下一刻止不住翻白双眼,他浑身都剧烈颤起来,阳根拔出去后,rou缝湿哒哒地喷水,将床铺都润湿了许多。

    然而精神冲击下,他很难反应过来被干成了什么样子,只迷糊中手掌摸到自己的rou缝处,手掌都是黏糊的yin水,再往旁摸,就摸到了勃起的阳根。

    这样很像在引诱性器插进去他的身体。

    于是景阳也这么做了。

    景阳按住太平的肩膀,阳根蹭过沾满湿乎乎yin水的手掌,干进去湿滑的rou缝。

    “唔……”

    太平歪过头来,双眼还是翻白的,舌尖完全吐出来,下巴更是沾上许多涎水,rufang也被玩得淋了涎水,还在高潮时被干进去,夹紧了的rou缝更是在cao弄下喷出汁水。

    他意识迷离地喘息道:“很舒服……啊…….”

    他也没什么自制力,眼下也迷糊了,被景阳干爽了,就无意识地吐出心声来。

    可太平还是被关押起来的罪犯,他刚舒服一会,阳根就拔出去,还被推得跪在床铺上,只好用手肘撑着,回头去看景阳。

    景阳见他发丝凌乱,眼眸含情,双手被硬冷的镣铐锁得紧,很是无辜地回望过来,又撅着屁股,叫rou缝喷出的yin水都淋到了阳根上。

    景阳迟疑片刻,一手按住他的腰,另一手却是向前去,握住了太平手上的镣铐。

    太平见他压过来,还亲密地用发丝蹭蹭他的胸膛,回头来伸出舌尖勾引他亲吻似的,唇角还沾着发丝就和他吻起来。

    景阳不动声色地扯住他手上镣铐,太平正亲着,忽然腰上景阳的手掌按到了他的臀部,轻轻拍了几下。

    然后,那只手掌上忽然传来大力,抵在他rou花处的阳根同时撞进来,几乎是强行jian进他的身体。

    太平正和景阳亲着,突然额间渗出汗水,双眼瞪大,他被堵住了嘴唇,叫不出声。性爱中传出来的只有床铺剧烈摇晃的嘎吱声和yin乱水声。

    太平绷紧了身体,颤抖许久,就要软下腰来,可是按在他屁股上的手掌又回去腰间,强硬地捉着他的腰不让塌下去。

    这个姿势累极了,又进得好深,饶是他被干得舒服了,也受不住这个姿势,更要命的是阳根好像不太满足现在的深度,次次都顶到双性人都宫口处。

    太平被撞得好生委屈,那个吻结束后,他便断续着要缓缓、已经被cao得七荤八素吃不消了。

    景阳闻言却是不加理会。

    太平只好又放出向导素来。

    这在很久之前,景阳经常闻到,他习惯于在这属于太平的向导素萦绕的环境下读书、练剑,又或者是发呆。

    景阳也知道,师兄现在放出向导素来,是要安抚他,是想让他停止。

    他知道那个人想要以这种方式掌控他。

    景阳蹙起眉来,他握紧了太平手上的镣铐。

    太平似乎察觉到了有些不妙,他习惯于找退路:“唔、我觉得……你的精神体……不太稳定……”

    白猫叼着小鸟逗弄得正欢,与稳不稳定并无关系。

    景阳心想自己不吃他这套,于是手掌按着太平的臀部,挺胯而后性器重重撞向宫口。

    太平下意识咬住了被褥,然而他颤抖得太厉害,牙齿咬不紧什么,闷哼声从唇间溢出来。

    他的小腹已经全然被阳根填满,鼓起来性器的形状,zigong被侵犯占领得满满当当。

    然而还不止这样,景阳还在继续cao他,贯彻身体结合的规定,宫苞被开拓,太平被折腾得欲仙欲死,才被进去就潮喷一次,rou缝淅淅沥沥地溅出yin水,舒服得连向导素都带着yin味。

    白猫在这时叼着小红鸟过来,跳到太平身边,景阳瞥了眼,见太平的那只精神体小鸟受不住玩弄,软软地趴在了床褥上,他的主人也快了。

    白猫不再叼着小鸟,而是踱步到太平的面前。

    白猫眯起眼看着把自己养大的熟人、小鸟的主人。

    太平恍惚片刻,直到带刺的猫舌舔到他的脸颊上,他有了些反应。

    他尽力避开猫舌,又因为被景阳制住了手脚,才是移开一点距离,白猫又踱步过来,朝着他呲牙。

    带刺的猫舌又舔上他的脸颊,再往下舔到舌尖,猫咪似乎是受到主人指使,跳到了太平胸口,伸出猫舌舔他红肿的乳尖。

    太平受了刺激,精神体都昏厥了,意识也是摇摇欲坠,他的双腿却在这时被手握住分开到极致。

    阳根撞进去。

    又拔出。

    rou缝绞紧了吹水。

    白猫“喵”了声,好像是好奇,它看了看主人和那人交合处yin乱不堪的景象。

    部分yin汁都被撞出白沫,沾在yinchun处。

    太平闷哼一声,他翻白着双眼半是昏迷,身体还因为性器的耸动不断前晃。

    性器又是插了他许久,他习惯了被贯穿,只双眼迷离着,看了好久,恍惚间意识到白猫舔着自己的rufang想要嘬出奶水。

    太平心想怎么会有奶水,却是在之后被师弟内射的时候,乳尖溢出些淅淅沥沥的奶汁来。

    景阳将性器拔出,见到精神体白猫还舔着师兄的rufang,他低头去看。

    白猫舔着一边的奶汁,景阳皱起眉,捉住师兄另一边的小乳尖,一拧,小股的奶水溅出来。

    太平颤起来,恍惚着睁开眼睛,被刺激得双腿蹬动几下,rou缝吐出一口内射进来的jing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