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7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8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it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ort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1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name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4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5

Notice: Undefined index: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7
幻境三百年(?和一些甜饼段大概_()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同人小说
同人小说 - - 在线阅读 - 幻境三百年(?和一些甜饼段大概

幻境三百年(?和一些甜饼段大概

    1.

    少年道士歪头看他,茫然问道:“我们见过?”

    井九静静看着他说道:“这个故事太长,我不想重讲一遍,太阳落山之前就结束吧。”

    少年道士看他许久,乃至丢了扫帚,凑到他面前,也未辨认出他是谁。

    道士笑言:“我不记得你呀。”

    “一定要在日落前讲完吗?”少年太平问道,“又是为什么这般着急呢?”

    井九“嗯”了一声,抬头望天,说道:“不急。”

    话虽如此,井九却未讲任何故事,他看着少年道士,突然觉得心乱了。

    “我在此处住下。”他慢慢咬字说道,“与你细说。”

    2.

    青天鉴的幻境井九曾来过一次,那是为了夺仙箓。

    现在他又来一次,是为了杀师兄,灭因果,却不知为何跟少年道士在庙宇里住下。

    山非旧时天光峰,人却是旧时少年。

    白日太平拿着树枝与井九对练,他没有记忆,并非井九敌手,时常被师弟以枝抵住喉。

    太平弃剑,他举起手,说道:“我又输了,师弟。难道我的天赋真不如你吗?”

    他皱起眉,好似一副很苦恼的样子,但是很快他又笑起来,说道:“你赢了我那么多次,换作我叫你师兄。”

    井九摇头,说道:“师兄,你的天赋确实不如我。”

    他又说道:“但你若是专心修剑,也可追上我。”

    太平笑了笑,捉住他的手腕,说道:“你又在笑话我成日在山间嬉闹?”

    暮色苍茫,太平牵着井九的手带他走上山道,回头笑着与他说道:“与我住了那么久,你却总爱呆在庙里,呆在那竹椅上,也该是和我出来走走啦。”

    井九未曾反驳幻境中每一日景色如常,又有什么好走,他摇了摇头,说道:“山间太热闹。”

    鸟在叫,晚蝉在叫,猴子也在叫,确实闹腾。

    太平觉得有理,大笑道:“师弟,还讨厌热闹?”

    井九平静说道:“有你在就够闹了。”

    太平扬了扬眉,照旧牵着他的手带他上了峰顶。

    此时暮色已散,夜色笼罩苍穹。

    太平寻一处树荫坐下,井九随着坐他身边,神情很淡。

    少年仰起头,指着远处的星空,问道:“天那边又是何种景象呢?”

    井九说道:“和这处是一般景象——”

    话说至一半,井九不再讲,而问:“师兄,既然好奇天外是何种景象,为什么不亲自出去看看?”

    太平双手支在脸颊旁,他眯起眼,好似思考的模样,看上去很是可爱。

    太平说道:“可若是我想去,又不舍此番人间呢?若是这个世界仅是我的一场梦,我走了,梦散了,梦中人该如何呢?”

    井九不语,只是手掌按在腰间,过了半晌,他听见身旁少年说道:“那事与现在之我太远,暂不去想罢。现在,我只要看星星就好啦。”

    他偏过头,朝着井九笑。

    井九依旧不说话,却将要出鞘的剑按回。

    3.

    一日,师兄久久未归。

    井九皱眉,从竹椅上站起,他拿出那根红色的羽毛,看着它在空中飘荡,顺着师兄的方向而去。

    羽毛一路顺风飘过,直至一片花林,忽的停住。

    井九接住落下的羽毛,他拨开一丛山桃花,方见师兄。

    桃花林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酒,太平醉在桃花酒中,便染了满身桃花香。

    井九迟迟未动,半晌才过去,见倚靠在酒坛子边的师兄抬头,朝他伸手。

    井九抱起太平,鼻尖盈满了酒的芬芳。

    太平揽住他的脖颈,微微一笑,似是醉意正浓,他趁机亲上了井九的脸颊。

    井九一怔,未躲,由着他亲。

    太平笑意盈盈,像是小鸟一般啄着他的脸颊,一下一下,又唤他:“师弟。”

    好不安分。

    “你来找我了呀。”

    “嗯?没有不喜欢被找到。我很喜欢师弟呀。”

    井久面色如常,冷静地听着他的话,被他亲过脸颊,乃至眉眼,再顺着眉骨而落,吻终至唇间。

    太平偶尔轻轻喘息几声,又伸出舌撬开井九的嘴唇。

    没得到多少抗拒。

    他成功地侵入了对方的唇,师弟口腔中的温度好似也和本人一般冷,然而他将欲退出之时却被按住了后脑。

    手掌压在太平的黑发间,使得这个吻越发得深入。

    可井九的眼神却始终平静如水。

    手掌良久才松开。

    井九低头,看师兄脸颊蒙着一层粉,他眼里迷蒙,醉意撩人。

    井九不语,心想师兄是醉了。

    进入青天鉴幻境后二人的境界都被压低,师兄酒醉也很正常。

    他闭上眼,却感受到太平倚靠在自己的肩膀处。

    师兄还在说话。

    好吵、好......烦。

    “师弟,方才喂你的酒怎样?”太平笑道,大有一股井九说不就再亲上来的意味。

    “师弟?”

    “那你喜欢我吗,小师弟——”

    井九睁开眼,腰间剑鞘隐隐震动,他看着靠在自己胸膛处的红衣少年。

    果然,不杀他,心不静。

    4.

    一年过去。

    幻境里下了雪,井九将庙外的竹椅挪到了庙里,屋内生着团火,太平躺在暖榻上,合衣正眠。

    他的怀中抱着一本笔记。

    井九凌厉的目光软和下来,他静静地盯了师兄许久,转过身,打开了窗。

    冷风刮着冬雪吹进来。

    井九坐在竹椅上,看雪子簌簌从檐角落下。

    稍过片刻,太平醒了,他从暖榻上坐起,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说道:“我做了个梦。”

    井九转头,方要拿出怀中木梳叫师兄与自己梳头,听他继续讲:“师弟,我梦见你拿着这把剑刺进了我的后背。”

    井九动作一顿,将木梳放回去。

    既然想起来了,那么那个赠梳给自己的人,怕是再也不想给他梳头了吧。

    屋里很热,太平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脸颊侧却有烧红的晕,他叹了口气,说道:“梦中之景,怕是假的吧?”

    井九“嗯”了声,他见师兄从榻上而起,极为亲近地贴在自己胸膛处,熟练地摸出了那把木梳。

    太平站在他身后,同寻常般与他梳头,只是脸上的笑淡了些。

    看来回忆起那事,即使骗过去充作是梦境,也足够叫师兄恨他了。

    井九说道:“不要想。”

    太平扬了扬眉,拿发带将他的长发束起,又转而用木梳打理自己的长发。

    井九转头看他,又说:“既然是梦,就不要想。”

    太平笑起来,问:“那你会杀我吗?若有一日我阻了你的道,你会对我出剑吗?”

    井九淡淡说道:“我会。”

    他盯着太平的眼睛,很是认真地说道:“所以不要想你那些白痴的道理,你做不到。而杀了你,我做得到。但我不想对你出剑。”

    太平手上动作一顿。

    他大笑起来,说道:“好狠心呀,师弟。”

    在幻境里他们交颈而卧抵足而眠,与寻常夫妻有何不同?

    杀了“道侣”方能证道,又哪是一句狠心能解?

    5.

    所幸的是又一年过去,师兄没想起来更多。

    井九许诺的一剑始终未成。

    又一日太平要摘林间仙桃,说是赶热闹,自己却坐树上拿小石头砸起猴子,井九坐在庙外竹椅上,半睁眼看。

    师兄因何事生气了?

    井九心想,可能是那年冬日里的话师兄又记起来了,难免落寞。

    不一会就有猴子跑过来围着他的竹椅,叽叽喳喳吵个不停。

    在神末峰时,井九会帮,但对幻境这群猴子惹的事,他并无同感,只说:“给他。”

    猴子们恼了又不敢朝井九发火,于是越发吵闹,最后被剑意点了额,方才散开。

    井九抬头,见坐于树梢间的少年拿到仙桃,笑得如春风拂过。

    井九从竹椅上站起,他来到树下,说道:“师兄,下来。”

    太平好似气消,看了他良久,笑道:“那师弟,你可要接住我呀。”

    井九不语。

    那人于枝桠间落下,带起一阵花雨,他落进井九怀中,发间还含着一朵掉下的桃花。

    太平摘下那朵花,别在井九耳畔,说道:“接住了,师弟。”

    他笑得比以往更好看。

    井九微微扬起嘴角,也笑。

    6.

    翌日井九外出归来,已是黄昏,见太平坐在庙前石阶上。

    暮色照他身,他入暮色中。

    红衣如血,好似朱雀欲飞。

    太平闻见声响,抬起头,他看向井九。

    只一眼,井九就明白,他想起来了。

    太平面带笑意和了然,轻声道:“师弟,你来杀我啦。”

    一些女装卧底水月庵

    景阳真人找上门时庵主甚是惊讶,原以为真人是来找师姐,便道不在,却闻真人冷声道:“另寻一人。”

    庵主无奈,又因师姐对景阳并无好感,本意拒绝,但见景阳真人按剑于腰间剑鞘,大有强闯之意。

    罢了,她心想,待师姐回来再与青山计较此事。

    景阳跟于庵主身旁,路遇不少庵中弟子,有女子的视线频频投于他身,但真人始终面色如常,庵主却从他脸上隐隐看出愠怒之意。

    庵主心想,莫非是因为雪原之事?

    二人步伐不辍,绕过湖畔,桂花飘香,远远瞥见庵中禅房。

    景阳停住脚步。

    庵主顺他视线看去。

    桂树枝远斜于水面的姿态确实美丽,黄色小花随风摇坠,庵中繁花极盛,独它于湖边暄妍,占尽风情,一路引至旁侧小园。

    有一青衣女子坐在园落石阶上,其旁置着一把扫帚。

    该是庵中扫地的师妹偷懒了。

    景阳真人抬脚,朝那边而去,却始停在桂树旁,他的视线穿过石墙望进小园,见青衣少女抬眼也望过来。

    少女眉眼清秀,无端叫人生出一股亲近之意,无声唤他:“师弟。”

    她面带笑意,又道:“别戳穿我呀。”

    微风起。

    桂花落。

    一树浓香晃了眼。

    庵主见他脸上再不见愠色,竟是笑了下。

    景阳真人似是不常笑,此时他的神情也淡淡的。

    庵主问道:“真人寻到了?”

    景阳不回答。

    半晌,他才迟迟道:“走了。”

    一点小重生

    师兄说过人不能第二次踏入同一条河。

    井九站在云集镇的边缘,心想,真的不能吗?

    他已经有了无穷无尽的生命,可他又回来了。

    青年人面如冠玉,提剑撩开垂帘进入隔间,带进来一阵冷冽的风。

    井九放下手,帘幕在他背后落下。他静静地站在门边看,看柳词伺候师兄喝酒。

    这两人,后来一个化作春雨,一个化作暮色,同他已经很久很久不见了。

    柳词闻声来看,说道:“小师叔,你不是在闭关吗,怎么来了?”

    井九冷淡地点点头,走过去,说道:“我来吧。”

    柳词笑道:“你来就你来。”

    酒壶被置到井九手中。

    柳词起身走了,那人还在。

    井九从门帘处收回视线,转头看向师兄。

    太平亦抬头看井九,抿唇一笑,衬得他脸上两抹红晕越发可爱。

    “师弟。”他的声音听起来稍许含糊,或是混着酒气。

    井九将他递过来的酒樽斟满。

    太平一饮而尽。

    饮毕,酒樽从他手中脱落,在桌面上滚动一圈。

    井九静静看着,问道:“师兄为何喝酒?”

    太平亦问:“你又为何而来?”

    井九回道:“为你。”

    太平乐不可支地笑起来,他半晌才止住笑,望向井九的眼睛含着一团雾似的水珠,叹气道:“小景阳,你长大啦。”

    很是意义不明的回答。

    太平捡起落下的酒樽,看着井九将它斟满,他举杯饮尽,又摇头道:“太苦。”

    “还是不要长大为好。”

    他说着,伸出手,摸了摸井九的头。

    井九问道:“你的计划,这时候连我也不能告诉?”

    太平一怔,问道:“哪有什么计划呢?”

    他的眼垂下去,眸中神色仿佛漫天星光都熄了。

    他讲,冥皇被镇,和谈也闭,他想要的和平,也败了。

    此番他不提去冥界卧底多苦,后来又被找借口关押进剑狱时,人心多恶。

    太平摇头道:“是我运气不好吧。”

    井九说道:“你运气一贯不好。”

    太平苦笑声,说道:“是啊。”

    井九问道:“你不想走。”

    太平抬眼看他,说道:“对。”

    语毕,太平拿起酒樽,放在井九面前。

    井九说道:“不要。”

    他不给师兄斟酒了,仿佛反客为主一般说道:“你做不到那些事。”

    太平说道:“我又没做过,怎知可不可行?”

    井九很是认真地说道:“你的天赋不如我。所以你要做那些事,我会阻止你。”

    “而且你的运气也不如我。”井九说道,“如果你要做,你会死。”

    太平摇了摇头,他抓住井九的手掌,点在自己的心口,笑意盈盈地说道:“为什么,你在乎这个世界甚于我吗?”

    井九沉默了。

    他习惯于将自己放在最前,而世界放在最后的位置,师兄,当然是排在世界之前的。

    太平歪头朝井九笑,一缕发丝从他耳畔垂落,漾在井九手腕上。

    太平说道:“小景阳,你舍得杀我吗?”

    井九垂眼,心想,他杀过。

    井九说道:“不要做。”

    他静静地看了太平很久,又说道:“我怕我护不住你。”也怕你与我分道扬镳,不得不杀。

    太平大笑道:“我是你师兄,哪有师弟护着师兄的?”

    他捏着酒杯,在井九面前晃着道:“师弟,斟酒。”

    “不要。”井九说道,“不许喝。”

    井九拿走了他手中的酒杯。

    太平盯着他,叫:“景阳呀。”

    尾音上扬,好似撒娇。

    井九没动。

    于是他携着一身酒气,朝着师弟倚靠过来。

    井九伸出手,点在他的心口,说道:“师兄,你喝醉了。”

    太平说道:“人事繁杂,怎能不醉?”

    井九说道:“修士不会喝醉。”

    太平摇了摇头,说道:“这就没意思啦,小景阳。醉意不在酒,在乎人世。”

    他还是在想、还是在讲他的宏愿,他想要天下太平,想要世界久续。

    他不想走。

    果然,井九心想,师兄的想法是他改变不了的。

    太平将欲起身,自己斟酒,忽然井九手指一松,他便直直地摔进井九的怀中。

    井九低头,说道:“真烦。”

    太平眯眼,揽着他的手臂,像是趁着醉意,猝不及防地在他的唇间碰了下。

    “烦吗?”

    井九不动、不语。

    良久,他才很是困难地从喉中发出一声“嗯”。

    “很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