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7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8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it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ort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1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name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4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5

Notice: Undefined index: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7
31_()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同人小说
同人小说 - - 在线阅读 - 31

31

    很少有人知道通天井是何种模样?

    景阳坐在井边,白猫坐在他的肩上。

    通天井是由水月庵与果成寺共同看守,景阳来这,其实很没有道理,但是如今上层修士中皆知他与太平真人的矛盾,所以景阳来到这里守着通天井,也无人有异议。

    而刘阿大是三天前的夜里来的。

    景阳真人在井边呆了一年有余,他相信那人若要让冥皇回去冥界,就必定会来这里,所以他守株待兔。

    他不觉得困倦,或是厌烦,与师兄有关的事情总是有趣的,尽管这次他是要抓住那人,然后......杀了。

    可青山的人等不了那般久,于是阿大来了。

    景阳的情绪忽然有些低落。

    白猫伸出爪子,挠了下他的黑发。

    意思是不要难过。

    景阳却道:“我没有难过。”

    他很平静,“我只是在想,该怎么......杀了他。”

    白猫想到,你现在就像在演一出苦情爱情戏,女方完全不在意的那种。

    景阳说道:“不。”

    “我没有把柄在他手中。”景阳说道,“但是他却有。我算到了,他一定会来找我。不论是开通天井,还是因为坤泽的雨露期。”

    当景阳真人说出坤泽,说出雨露期的时候,白猫顿时呆住了。

    白猫有些不可置信,它反复思索了一下景阳的话语,想了许久景阳话语中的意思。

    所以太平是个坤泽?刘阿大几乎要跳起来,浑身的白毛都炸成一团,还被景阳标记了?

    景阳说道:“嗯。”

    刘阿大小心翼翼地问道:“怪不得。是在那次比武招亲?啧。”它舔了舔猫爪,在景阳肩膀上趴下,心想,这越来越像那些不入流的爱情小说了。

    景阳沉默片刻,说道:“不是。”

    “还要早?”刘阿大先是不可置信,而后它忽然噤声,那对师兄弟以前就成日呆在一起,就算太平真人早些年便被标记,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景阳没有说是在幻阵之中。

    他只是说:“所以他一定会来。”

    被标记的坤泽,若是受孕了,那人会需要他;而若是没有,到了雨露期,那人也会需要他。

    然而——

    景阳想到,师兄却没有来。

    也是,如今他们之间已然有了深不见底的隔阂,师兄恨他,更怕他,所以不敢来。

    此时,忽然有另一人来。

    刘阿大抬起头,看见了是谁,也就噤声了,他可不想被疯女人打一顿。

    而且眼下的情况,刚才它和景阳说的话,连三月必然是听见了,这时候它更是要选择不说话才好。

    景阳淡淡地嗯了一声。

    连三月笑了出来,笑声有些苦:“怪不得你说你有了道侣。选择那个少女,也是因为如此?”

    景阳说道:“是。”

    连三月不笑了,也不再问阴三的事情,她说道:“那人在水月庵呆过一段时间,我问过他一些问题,譬如说雪原。我要去雪原杀雪国女王,近日在四处寻人商量的事情你也知道。”

    景阳沉默了,他其实不知道。

    他的日子过得很简单。

    找到师兄,然后呆在那人身边修习,二人双双求得长生便足矣。

    连三月看着景阳,说道:“我问过太平真人,关于杀雪国女王的事。”

    景阳说道:“师兄不会去。”

    并非因为打不过,而是在那人的眼中,万物皆如此,物竞天择,勿用人力去抗衡,然而持有如此理念的师兄却意图以人力扭转朝天大陆灵气即将枯竭、谋求天下修士一起飞升之计。

    连三月有些惊讶:“你确定?如果我说他——”

    景阳还是很肯定:“他不会去。”

    连三月说道:“是的。那你呢?”

    景阳说道:“不去。”

    连三月问道:“原因?”

    景阳没有抬头:“别打扰我飞升。”

    这句话说得当真很绝。

    气氛顿时凝滞。

    刘阿大也不敢动弹,趴在景阳肩膀上装死。

    过了许久,连三月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刘阿大看了眼景阳,他仍然是平静的。

    白猫用爪子戳了戳他的脸颊:“你别难过了。”

    “......”

    景阳挑眉,问道:“嗯?”

    白猫有些苦口婆心地指点道:“你——”

    景阳说道:“我明白了。”

    白猫有些惊讶,问道:“你明白什么了?”

    景阳说道:“师兄不会来了。”

    景阳起身,看向远处:“师兄知道雪原的事情,也许会和冥皇去,那便一时不会来通天井。”

    刘阿大也不知该说什么,只好随意地应了几声。

    景阳唤出弗思剑。

    弗思剑原先是师兄的剑。

    景阳忽然有了想法,他看着血色的弗思剑,抛出一个问题。

    “你能带我找到那人吗?”

    弗思剑不想回答。

    ......

    玄阴问道:“真人,你当真觉得能再暗算他一次?”

    阴三挑眉,也不想回答。

    他坐在小池塘边,一手持着鱼竿,另一手接过玄阴递来的茶。

    阴三说道:“愿者自会上钩。”

    玄阴还是不喜欢他说话这说不清道不明的糊涂味,登时便皱起眉来:“那日太常寺,我带着真人您和冥皇能脱身,已是极难。”当时景阳真人重伤,神皇等人无力追赶,他才带人逃出,眼下景阳真人非但没有死、反而更强,也有了戒备,怎么可能会成功?

    而且,如今冥皇也走了,他们的底牌更少。

    虽然冥皇离开,也是阴三的对策。

    阴三说景阳会守在冥部通道入口,所以他们要分开。

    冥皇那时没有给出是或否,但是翌日他便走了。

    玄阴的思绪转回,他看向阴三。

    玄阴问道;“你有几分把握?”

    太平想了想:“一分?不,算上我是他师兄,那便有三分把握啦。”

    玄阴皱了皱眉,“也就是还有七分——”

    阴三打断他的话,“你不能这般想,坐好。”他就像一个教书先生、就要当堂给自己的弟子上课了,玄阴瞧见他拍了拍旁边的大石块,也是凑过去、坐在阴三身边。

    阴三说道:“态度决定命途。你若是总这般悲观,就像看半杯水只剩半杯,只见得错处,换做乐观些,你想,只剩半杯水不也极好?只有三成把握不也极高?”

    玄阴冥思苦想一阵,还是觉得:“真人,我们真的打不过啊。”

    阴三叹了口气,他说道:“算啦。”

    阴三说道:“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有关于我自身。”

    玄阴不禁好奇起来,问道:“什么?”

    阴三笑道:“我是坤泽。”

    玄阴说道:“真人,这我早些年就知道了。”

    阴三想了想,从怀中掏出一本小册子。

    玄阴凑过去看,见小册子上什么也没有,却是想起来,这是前些日子他们从皇城离开,之后经过一处繁华小镇时,真人去镇上买的。

    玄阴不由好奇:“这其中有什么?绝世剑法?能一招杀了景阳真人?”他这话说出来,连自己都逗笑了,“这世上哪有这样的剑法?若是有,也不会出现在小镇上、叫谁都能买到。”

    阴三笑道:“自然不是剑法。但是有别的方法。”

    玄阴问道:“是什么?”

    阴三仍是垂眸钓鱼,散漫地说道:“你一看便知。”

    玄阴于是拿起册子,翻看起来。

    片刻后,他不自觉松了手,险些叫那本册子摔进湖中,玄阴赶忙将册子捞起,他有些慌忙地问道:“真人,这里面的内容,当真?”

    玄阴是装的慌乱。

    实际上,他甚至有些幸灾乐祸,或是说兴奋。

    画册里画的是景阳与面容肖似阴三的红衣少女。

    那就是阴三,只是绘制这本册子的人觉得他是少女。

    玄阴险些笑出来,他很难才控制住嘴角的笑,阴三也会有这天?

    阴三说道:“嗯......有些真,有些假,但不重要。你不觉得,这种方法,很有趣味,也很有成功的概率吗?”

    玄阴诚恳地说道:“不觉得。”

    阴三于是转头,正好看见了玄阴拿着的那一页。

    册子的画面中,少女模样的阴三正骑在景阳真人身上,不断摇着腰肢、将景阳真人的阳根完全吃进,交合处汁液四溢。

    阴三笑道:“怎么?”

    他看过册子,自然知道里面是那次比武招亲后。

    虽然与实情全然不同。

    但这册子是从卷帘人处传出。

    阴三叹气道:“卷帘人不知何时喜欢用这种手段了,却也恰好能为我所用。”

    玄阴看向阴三,神情有些古怪,他想,真人你难道想用这种方式,榨干景阳真人?

    这方法概率可不止三成,看阴三如今修为境界,怕是一成也没有。

    玄阴觉得阴三该是如册子后半部分所画的,直接晕过去了才是。

    阴三皱了皱眉头,说道:“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