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7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8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it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ort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1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name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4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5

Notice: Undefined index: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7
9_()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同人小说
同人小说 - - 在线阅读 - 9

9

    2.

    还是那条停在河边的小船。

    也还是那掀开帘子伸出的藕白手臂。

    阴三探出头,似乎是无心,随口说道:“你来找我?”

    说者无意,听者却有心,然而井九想他并非为阴三而来,是为那封信来。

    井九抽出纸张,发觉自己来时不经意将它揉皱,他眉头微蹙,看向阴三。

    井九问道:“你写的?”

    阴三拿走皱巴巴的纸张,摊在日照下比对好一阵,才说道:“这确实是我作的。”

    不待井九问,他便自顾自说下去:“我在村中教书,孩子们都爱找我问些问题,我也瞧得出谁有困惑。”说到此处,他放下纸张,转头看向井九。

    阴三扬眉浅笑,道:“我昨夜瞧你眉头紧皱,必然是有疑虑的,正好你帮我一次,我便自作主张回礼、写了这信。”

    井九眉头舒展,神情微变,却道:“想法太过简单。”

    “是无用功。”井九想了想,又说,“只有细微一点可做参考。”

    阴三笑道:“我非仙人,写下那些话语不过源自平日间观察,若有助力,便已满足。”

    “……”

    阴三说道:“不早了,我要去打渔了。”

    井九沉默片刻,走上了小船。

    船身晃荡一瞬,阴三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随即他一笑而过,并未请井九下船。

    小船晃晃悠悠地荡起来,井九走进船舱,与阴三相对而坐。

    阴三在编织鱼篓。

    仔细看,这船舱中凌乱地散落着大大小小的鱼篓。

    井九问道:“嗯?”

    阴三手上动作不止,也不抬头,随意答道:“是这月要交上去的份例呀。”

    井九说道:“我听说今日就有人来。”

    “是啊。”阴三答道,他有些无奈,“不然我今日该去讲学堂的。”

    “……”

    “若是完不成会如何?”

    井九问后,阴三顿住动作,他忽然一笑,解开了衣裳。

    井九未避开视线,随即他看见红裳之下,阴三藕白的躯壳,那人的小腹上有着血色的印记,隐约透露出阵法流转的气息,而且……

    坤泽的香气也越浓……

    阴三轻声唤他,井九才回神,他发觉自己已经将手按在阴三腹间,恰好是那印记所处的位置,井九很少有这般失态的时候,可是待到回神后,他却仍是若无其事地将手掌按在阴三腹部。

    井九虽然失去一些记忆,但是因为从前种种,确算得上见多识广,他平静说道:“我听闻魔教妖人有此种炼制炉鼎之法,对坤泽有奇效。”

    阴三微笑,不做言语,意要合拢衣衫,井九的手掌却为移开,叫他歪头、好生疑惑地看向井九。

    井九并指,运起周天灵力,忽的运作道法、施加在那印记之上。

    做完此事,井九方才松手。

    道法无关压制这印记,而是监视所用。

    阴三挑眉,只叹气一声,不做反抗。

    凡人也少有能反抗修士的。

    井九晋升失败后来到此处便算做怪异,遇上这红衣少年更甚,而他对阴三隐约的熟悉感,也不可忽视,布下监视道法也是情理之中。

    阴三将衣裳系好,小舟也晃晃悠悠地飘远了。

    此时阴三提起鱼竿,揭开帘子,坐到外面去了。

    井九也跟过去。

    阴三在钓鱼,可是鱼竿上却未挂鱼饵,就那般空荡荡地抛入河中。

    这也能钓到鱼?

    阴三坐在船头,只手持鱼竿,静静候着。

    井九看他一会,又以神识探向四方。

    天光大作,浩渺苍穹间生出一道虹光照彻天地,河水波光粼粼,只是更远处的情景却探测不到,好像隔雾一层山一重,也像是被某种屏障罩住。

    井九觉出怪异,他以神识再探,却见外间景象骤然扭曲起来,天边虹光陡然震颤起来,数道金光日轮浮现,顷刻后,识海所见之景却陡然变化,化为尸山血海之景——血月当空,尸横遍野。

    又是一瞬,仿佛裂缝弥合,此间又现出风和日丽景象。

    井九收回神识,加以思索。

    阴三看他眼,微微一笑。

    井九自然不会忽略那一眼,他忽得出手,按住了阴三的肩膀。

    阴三抬起眼,茫然地看向他。

    此时最宜用搜魂之术,来探明自身在何处,井九神念微动,可是这搜魂法对凡人有极大损害,此时话语连珠的红衣少年在被加之此法后,大概会变成痴儿……井九收回手掌,站起身,看向远处。

    仅是一个猜测,若是用搜魂术,阴三变成痴儿,那便会交不上份例,魔道修士便会来到村落,而井九出身自青山宗,是显赫有名的正道宗派,他境界极高,可此时修为有损,也难保贼子起野心,若是贼子夺自己道法,回去后青山宗必然会为他与别的宗门开战,修士一战,断然惊天动地,徒增死伤……这样想来,他不经意间就阻止了一场动乱,可谓有功。

    于是井九对阴三说道:“你要谢我。”

    阴三不解:“嗯?”

    井九说道:“你想死吗?”

    阴三摇头。

    井九说道:“所以你要谢我。”

    阴三笑道:“你这笑话有些无聊。”谈话间,阴三察觉到鱼线有动静,便是立刻转过头去,他提起鱼竿,向上一甩。

    一尾鱼被甩上船板。

    鱼身透明,在虹光下现出怪异色彩,鱼在船板上扑腾几下,便被阴三拎起,塞进一只鱼篓中。

    这透明的鱼,在修士口中唤做【炽】,与琉璃鱼不同,它是用作制破障丹、有提升神识的功效。

    钓上了鱼,阴三却显得有些惆怅,他再次将鱼线沉入水中。

    井九坐到他身边,说道:“我不会钓鱼。是要如何?”

    阴三指了指他手边放着的另一把钓竿。

    井九想了想,他拿起钓竿,也没有装饵,就这般垂钓起来。

    这很无聊。

    不过平日的修行也是无聊的,若想成仙,必须要耐得住寂寞。

    井九的运气却是很好,不过三两分钟便中鱼,阴三将井九钓上的【炽】解下装入鱼篓后,更是接连不断地有鱼吃中井九的鱼钩。

    实在怪哉。

    阴三看向井九的眼神中,已然带上了一丝惊奇。

    井九却觉得这眼神不好,应该是崇拜才好。

    有井九相助,还未到傍晚,鱼篓便装满了。

    阴三清点着鱼篓,带些自嘲地笑道:“我运气不好,还是你运气好呀。”

    井九点了点头,觉得他说得对。

    那日坐于石上沉思、再到看见水中自己的脸后,井九便认清自己是天道垂青之人,自然鸿福齐天,不是凡人能揣测、比较的了。

    ……

    日将结束,小船悠悠驶回,停在村口水道。

    村中不像昨日那般生气勃勃,不见村民人影,他们似乎都躲起来。村中只留着一个佝偻老人,老人身旁跟着两三个身着黑衣的修士,那黑衣修士气息多有血腥意味,一瞧便能看出是妖魔外道。

    阴三与井九说:“我将鱼交去,你便先回屋吧。”

    话语说完,阴三便跳下船,与那两位黑衣修士交谈,随后那些人使了些术法,船上鱼篓都微微震颤起来,稍后平静。

    黑衣修士点了点头,与阴三一并走向村中,待到他们走远了些,井九方才揭开船帘。

    那些黑衣修士并未发觉他,说明他们的境界远低于井九。

    太过弱小。

    井九念头转过一瞬,光是留了监视的道法还不够,此时他的一抹神识也留在阴三身上,跟着阴三前去。

    他并未回去,而是跟在了三人身后。

    并未被发现,井九顺利地跟他们走到了村中祠堂。

    阴三与那两人在祠堂中交谈。

    似乎是出现些偏差,交谈不顺,忽然间,杯盏碎裂声从中传来。

    井九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邪道修士清点了鱼,却是不满,狮子开口,意欲求得更多,不然便将杀人。

    阴三不肯,意要理论,可是修士与凡人便已有重重阻隔,他们又如何听得进一个凡人的话语?

    其中一个修士冷哼道:“你该自知此身的唯一用处,便是那坤泽躯壳。”

    杯盏碎裂后,阴三便被掐住脖颈,按在了冰冷桌面上。

    也是此时,一道银光斩开祠堂大门。

    穿过修士按住阴三的手臂。

    刺穿两位修士的头颅。

    像是杀鱼一般简单。

    死去的修士倒下了。

    门外,井九收起了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