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7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8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it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ort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1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name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4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5

Notice: Undefined index: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7
降临7_()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同人小说
同人小说 - - 在线阅读 - 降临7

降临7

    人影微动,神情和模样与师兄如出一辙。

    望向他的眼神也和往常一样。

    可景阳没有动。

    很久都没有。

    他相信自己是不会认错师兄的。

    ……

    翌日太平醒来却有些惊讶,他本是躺在外侧,这时却睡在里侧了,与景阳相对着。

    景阳也已经醒了。

    太平摸了摸他的脑袋,含笑说道:“你怎么睡外边去啦?还和小时候一样睡觉安不下心呀?”

    他还以为是景阳睡糊涂了才弄得两人换了位置。

    景阳由着他摸过自己的头发,片刻后沉沉地回了声“嗯”。

    太平催着他下床,二人都脱了外套,眼下他也是没有顾忌师弟便将道士外袍套上,系上鞋,转而绕了屋子一圈探查情况。

    屋内一切正常,他又打开门去。

    “嘎吱”一声。

    门扉被推开,一行湿漉漉的水渍出像在门边。

    与前些日子他在景阳家中看到的,很是一致。

    太平皱起眉来,他回头看了眼师弟,只叹了口气,景阳看着他微变的神情,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可是也没问。

    太平招呼师弟过来,他挽着师弟的手问道:“你到底怎么进来的呀?”

    景阳很平静地回答道:“雾出现了,就进来了。”

    太平一时无语,他想了想,也没有什么解决办法,就当作由景阳去了。

    他伸手指着这些地上的脚印,对着景阳说道:“师弟,这些水渍在你家也有哦。”

    这时,他说话的语气也轻松起来。

    景阳“嗯”了声。

    太平问道:“也是,你不会被吓到呀。”

    “……”

    景阳淡淡地说道:“嗯,我害怕。”

    太平笑着说道:“你一点都不会装、算啦算啦。”

    他牵着景阳的手,点着远处脚印延伸的方向,说道:“先过去看看。”

    景阳点头说嗯。

    二人顺着脚印的方向而去。

    似乎是时间太早,一路上少有人影,整座村庄都陷入死寂之中。

    水渍一路从门口延到村口的河,最终止步在河岸消失不见。

    太平盯着消失在岸边的脚印,忽然想到昨夜那鬼物就是跳到河里消失了,他于是蹲下,好奇地用手指沾了一些湿润的泥土,放在指尖揉搓。

    奇怪的是,脚印只有回来的……

    所以那水鬼……暂且算作这称呼、其实一开始就蹲守在那个院落里。

    村长婆子叮嘱,显然是想让他知道村里有危险。那么她知不知道那院子里本来就有水鬼呢?

    太平正想着,突然远处的桥上传来了某个中年人的骂声。

    “快走!快从那边滚开!”柳伯抄着锄头奔跑过来,“别靠近河边!”

    太平一晃神,就被师弟拉着离远了。

    过了片刻柳伯才跑过来,他显然很是慌神,连额间的汗水都顾不得擦,就指着太平大骂道:“昨天跟你说的话都听哪去了!我呸!再说村长他们没告诉你吗!你再犯忌变成死人——”

    景阳上前一步,淡淡地说道:“知道了。”

    许是景阳长得太好看,也许是他长得看起来很不好欺负,柳伯一时间收住话头,没说下去,只是冷哼了声,说道:“我可告诉过你们,三娘的孩子就是犯忌被河神收走的。”

    太平拍了拍师弟的肩膀,于是景阳后退到他身边。

    太平笑起来,他不经意提到:“啊?可是昨日村长告诉我们,三娘的孩子还在呀。”

    柳伯一时间愣住,他念叨:“还在?”

    “还在?”

    “……还在?”

    柳伯怔怔地抬起头,他双目赤红,仿佛恶鬼一样,又问道:“还在?”

    “那从河里爬回来的孩子是谁?”

    他忽然仰天大笑起来,继而丢掉了锄头,转身朝着村口狂奔而去,边是说道:“我知道了!我知道出去的路了!”

    “我再也不想呆在这个鬼村了!”

    柳伯的声音很大,他的笑声不断传来回响。

    太平也有些无奈:“我没想这样。”

    景阳点头。

    这时,忽然旁边的杂草丛传出来动静。

    太平转头看去,见到草丛里钻出来一张微黑的小脸,柳宝根探出头来,心虚地朝他们笑了笑,他掏出刚捉到的一只蛤蟆,问道:“你们吃吗?”

    太平摇头。

    柳宝根从草丛里出来,又讪讪地把举起来的手放下。

    太平问道:“宝根,你知道村里有多少人吗?”

    柳宝根数着手指报数:“村长一个,村长婆子一个,村长家的哥哥一个……”他掰完了十根手指,便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村中没有教学的老师,因而他很是无辜地摇了摇头,说数不清了。

    太平摸了摸他的头,心想这村子确实孤僻,继而柔声对柳宝根说道:“那我去见见村长,问他看看。”

    柳宝根点了点头,随即就带他们去找人。

    ……

    见到他们来了,村长一家也有些高兴。

    在听到柳伯发疯奔出村庄后,村长脸上也没有多少伤心的神色,只说道他命该如此。

    太平摸了摸柳宝根的头,忽然提起:“你们村中没有教书先生吗?”

    柳村长摇头,叹气道:“雾气出现已经有几十代久了,我们都没出过村,也没有老师来。”

    太平说道:“宝根这小孩我看着有趣,可否让我教教?”

    村长本就觉得他深知道法,这时候就更是高兴地答应,说道:“您大恩大德,宝根这小子肯定不会忘记。”

    景阳跟在旁边,心想的不是这样的。

    师兄很喜欢孩子,更喜欢教人,左右不过教书育人的瘾犯了,在这不安全的村庄还起了念头要教小孩。

    景阳握住太平的手腕,在师兄看过来时他摇了摇头。

    太平也是用另一只手握住景阳的手,摇了摇,像是安慰。

    于是景阳不再出声了。

    柳宝根听说有外面来的先生肯教自己,也是很高兴。

    太平看他这么积极,就让他搬来椅子桌子,再去把三娘家那个孩子也叫来,不、该把村庄中的孩子都叫来一块儿教。

    听到这话,村长却面露难色,却是没有阻止,而是叹了口气,他盯着太平,眼神怔怔。

    若是仔细去看,则会让人心中发怵。

    等柳宝根叫齐了孩童,搬着椅子桌子来到祠堂后太平二人暂居着的小院时,又有一伙人从迷雾中进入了志阳村。

    人数很多。

    好巧不巧,正是以泰炉为首的学院派。

    当得知他们体内的道法全都失灵,请来的神都不管用时,又在迷雾中转悠了一天,他们都快要疯了。

    最先疯狂的是那名拿到最开始资料的师长,他几乎是崩溃着跪在入村的门口,痛声指着泰隆厉呼道:“你们看你们的仪式放出了什么样的鬼怪、不!师叔你已经通天,所以、所以这只鬼怪比灾级更高……”

    泰炉挑眉,虽然道法不能用,但他的剑足够锋利,能够切下一个人的头颅。

    这名发疯的师长还在喃喃自语:“劫……哈哈、你们放出了人类的大劫……又怎么可能收容它!”

    “啪嗒”。

    他的头颅落地,身体倒进了迷雾中。

    泰炉则是扫了一眼,就带着剩余的道士走进了志阳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