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7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8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it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ort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1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name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4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5

Notice: Undefined index: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7
朱雀12_()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同人小说
同人小说 - - 在线阅读 - 朱雀12

朱雀12

    景阳听太平这么说,又看了他很久。

    太平没被看得发怵,而是笑呵呵说道:“我还不怕,你怕起来了?”

    景阳回答道:“没有。”

    太平笑了笑,便抱住了他。

    景阳被师兄抱住的时候有些愣神,良久才反应过来,他犹豫了许久,也同样揽住了师兄。

    现在那个人身上穿着的是他的睡衣,气息也是他的,让人安心。

    太平笑道:“睡啦,都大半夜了。”

    他拍了拍景阳的肩膀,反而像是安慰人的那个。

    景阳说好,被师兄牵着手带回卧室。

    太平打开灯,却在灯亮起来的瞬间失神片刻。

    地板上留着一滩湿漉漉的脚印,止步在洗浴间前。

    而脚印的来源,正是景阳原先躺过的位置。

    太平转头看了眼师弟,抬手试了试景阳的额温,是正常的。没出事啊,他心想道。

    景阳问道:“嗯?”

    太平问道:“你……”他止住话头,看景阳的神情,应该是看不见那水渍,现在或许只有他自己才是被盯上的那个,没必要和师弟说这事徒增烦恼。

    太平一笑,将此事了之。

    但是景阳仅从他神情的变化中,就察觉到师兄似乎有事情瞒着自己,也是不由揪心起来。

    他们都选择不提,二人同床共眠,却睡得都不安稳。

    第二日景阳早起,见师兄还抱着自己睡,便不起来。

    直到过了片刻,那人guntang的额头贴过来,景阳意识到这人的霉运又上身了。

    不过也是,太平体质便偏阴,昨日似有鬼缠身状况,因此身子虚弱产生病状,景阳心想着师兄以前和自己提到过的事情,给自己解释起来。

    景阳不习惯照顾人,也不知道这时候应该做什么,只好把迷迷糊糊发起烧来的师兄带去医院打吊瓶。

    太平在那时还不甚清醒地与他胡扯,道景阳家里的布置怎么和医院似的,难道又做梦啦?

    景阳沉默说道:“嗯。”

    太平看着他笑,凑近他亲了下他的唇角。

    确实像在做梦。

    景阳说道:“你生病了。”

    太平歪头看他,半晌后他用额头碰上了景阳的额头,果然温差很大。

    他问道:“那怎么办呀?师弟在我身边,岂不是要传染你?”

    太平于是就要和师弟保持些距离,却被握住了手腕。

    景阳心想,不会的。

    太平安分下来,靠着师弟的肩膀又睡了一觉,直到下午他的手机震动着传来陌生来电,太平才醒来。

    在这时吊瓶已经撤了,他的烧也退了一些,景阳也看了他很久很久。

    太平接起电话,对面传来“嘟嘟”两声,接着便是一声女人的尖叫。

    尖叫声刺耳,几乎穿透了电话,连景阳也听到了。

    “……”

    对面好像极为惊恐地说了什么话,而后那电话就挂断了。

    太平皱起眉来,他唤出自己的剑,就要作法算卦推演出电话中女人所在,然而景阳抓住了他的手腕,提醒他道他发烧了。

    太平笑了笑,说无事。

    景阳说道:“你教我,我来算。”

    太平看了看景阳,见师弟是认真的,就同意了。

    不过医院人多眼杂,他刚才那举动实在是冲动。

    二人决议先回去。

    不过到了景阳所住的公寓,还在楼梯上,太平就遥遥看见有一人站在家门口等。

    这人太平认识,是景阳那学妹。介于之前托腊月叫出来师兄的事情已经向太平坦白,景阳脸上神情也无多变化。

    太平笑着开口问道:“这位小学妹,有什么事找景阳?”

    赵腊月摇头,抱着箱子说道:“不是。”

    她将箱子给太平,看起来有些欲言又止。

    景阳蹙起眉,像是觉察到不对,问道:“谁叫你送来的箱子。”

    腊月还是摇头,对着景阳很是认真地说道:“是托梦。”

    太平摆手,视线在腊月和师弟之间打转,他笑眯眯地说道:“留下来吃顿火锅?”

    腊月将要开口,景阳淡淡说道:“不用。没有材料,今天不吃。”

    太平有些遗憾,见赵腊月告别,也不多留她了。

    等到赵学妹走后,景阳说道:“你刚才还很着急。”

    太平解释道:“我刚查了来电,发现是空号。说不定是陷阱来着,再说人要是真死啦,我也帮不上什么忙。”

    其实他对那电话隐隐约约有些猜测,之前看到的那些男女学生的尸体、司机的尸体,都是那辆车上的载客,这次的女声,或许是车上的那个孕妇。

    这么想来,或许当日从上车开始,他就被盯上了。

    太平想到,志阳村是关键,梦中那张拼合起来的脸也要注意。

    太平说完,又看向景阳问道:“你和那学妹不是很熟悉吗?之前还联合起来骗我。怎么今日突然生疏起来?”

    景阳不说话,反而扯开话题说道:“这箱子,你拆不拆?”

    “拆啊。”

    太平平静说道。

    景阳挑眉:“你不怕是陷阱?”

    “是陷阱又如何?”太平笑起来,“我也可以通过它,查出幕后之人是谁呀。”

    不过这种近似附身、换形的手段,不是青山学院派的请神者所擅长的,倒是中州那群人颇为擅长。

    太平抱着箱子进去,他将箱子放在地上,却是不着急将他拆开,转而慢条斯理地跟师弟讲解起来推演算卦的术法来。

    景阳静静地听着,也照着师兄的方法推出一卦,然而此时——

    门口的箱子却动起来。

    太平立刻转过头去,他有些惊讶:“怎么会……”

    景阳意识到了太平为何会露出这般神情,因为这卦相推演出来那女子的所在地……

    就在箱子中。

    而在这之前,太平都没有发现,说明下咒之人,境界远超乎他。

    随即,太平手握不二剑,叫景阳不要过去,自己朝着箱子走过去。

    景阳拉住了他的手腕,坚定地说不。

    太平朝他浅浅笑,也是很坚决地摇头。

    景阳不肯松手。

    太平叹了口气,心想算啦,师弟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还是多叫景阳历练为好。

    他和景阳过去,就以剑破开了箱子。

    箱子的封印被破开,一股土腥味立刻蔓延开来。

    景阳打开了箱子,只见里面有一颗女人的头颅。

    头颅下是一片土壤。

    而这只剩头颅的女人似乎还活着,她面露痛苦、张开嘴唇好像想说些什么。

    太平叹气,眼中有些难过,他问道:“你可有什么心愿?”

    他说着,便用了道法,暂时又维持了女人的生机。

    然而这女人却看着他忽然尖叫起来,高呼道:“你会死!”

    “你会死!”

    “你是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