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7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8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it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ort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1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name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4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5

Notice: Undefined index: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7
19 你应该也不想让别人知道你的秘密吧_()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同人小说
同人小说 - - 在线阅读 - 19 你应该也不想让别人知道你的秘密吧

19 你应该也不想让别人知道你的秘密吧

    龙崎澪坐在甜品店里,看着面前手托腮笑吟吟地看着他的少女,按了按眉心,久违地产生了“我该不会是在被霸凌吧?”这样的感觉。

    平心而论,对面的女孩很漂亮,相貌有很明显的混血优势,一双很灵动的猫眼,五官精致甜美,举手投足间都带着把控全局的意味,一看就知道是惯与男性相处的女性,对她来说相貌就是最好的武器,是极其有魅力、危险又迷人的存在,能让任何男性为她心动。

    但很显然,这些男性里,并不包括龙崎澪。

    毕竟他是亲眼看着对方用各种塑型材料在自己脸上添添补补,最后把一张成熟女性的脸补成现在这张二八少女脸。

    就,这个事情给他的内心的冲击远胜过对对方相貌的欣赏。

    是已经快要不能直视路上所有的漂亮小jiejie的程度了。

    “讨厌啦,亲上来把我的口红弄掉了怎么办~”——实际上是脸上易容的涂料被蹭会有可能掉。

    龙崎澪再度按了按眉心。

    所以、到底、为什么、他们之间的关系、会变成这样啊——

    时间回到一个多月前。

    龙崎澪是在食堂被伪装成一位普通女教师的贝尔摩德薅走的。按照贝尔摩德自己的说法,她是受月见彻的请求来帮他这边的身份收尾,还顺手帮龙崎澪的课后补课活动续上了。

    但说是补课,大部分时候都是龙崎澪一个人在没人的教师宿舍做作业,一直待到萩原研二下班了来接他为止。贝尔摩德大概也很忙,两人第一次有空聊天已经是见面三天后的事情了。

    他们的聊天话题从月见彻开始,开始的并不算愉快,因为龙崎澪只是简要地概括了一下他对月见彻的看法,就被嘲笑了。

    “……温柔?麦卡伦吗?呵——”

    卸掉了伪装的金发女人懒洋洋地靠着沙发背,仿佛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唇角勾起,看着龙崎澪的眼神里甚至透出了几分怜悯。

    “哎呀,真是好久没听见有人这么评价那个烂人了。”

    她这么感慨。

    “……那家伙啊,是个标准的享乐主义者,在组织里就是以私生活混乱出名的。”

    “遇见感兴趣的人就会骗到床上,厌烦了之后就杀掉,出了名的喜怒无常,卑鄙自私。就算是在组织里——上一秒还在温存、下一秒被他杀掉的人也不在少数。”

    “听说那家伙这次回去带的几个威士忌好像资质都挺不错的,大概回去就能听说他的床伴又增加了吧。”

    贝尔摩德一边随口说着,一边用手指撩了撩头发,她看着沉默不语的少年,又随意地安慰了一句:

    “不过嘛,你也不用太伤心,既然你还活着,说明那家伙对你多少还是有点喜欢的——毕竟能正面对上琴酒还不吃亏的,组织里也没几个这样的人。”

    “……没有伤心。”

    黑发的少年视线落在桌子上的某一点,仿佛在发呆,又仿佛在回忆一般。

    他声音很小,仿佛是在对自己说话一样。

    “把我从那样灰暗的世界里拯救出来的,是月见先生。”

    “我所爱慕的,是月见先生本身,而非某种普遍意义上美好的品质……是我擅自将不该有的感情寄托在了月见先生身上,他没有任何需要满足我的理想的责任。”

    “我喜欢他,与他是个怎样的人无关。也与他、”

    被抛弃时的场景仿佛还历历在目。

    龙崎澪的声音顿了一下,手掌握紧攥出痕迹:“……也与他是否喜欢我无关。”

    贝尔摩德默了一秒,给自己点了支烟,表情诡异地打量着面前的小孩,仿佛看到了某种新奇的事物。

    概括一下她现在的心情就是——

    挺好一小孩,怎么就这么倒霉眼瞎了呢。

    总之第一次的交流不欢而散收了场。贝尔摩德觉得有点无趣——本以为能看琴酒的热闹同时看麦卡伦的热闹,但结果只是听了一通被他洗脑了的小孩的告白,虽然很深情,但一想到对象是麦卡伦那个烂人,就觉得吃了虫子一样的恶心。

    而龙崎澪也同样不喜欢对方提到月见彻时嫌弃的态度,虽然理智上他大概明白了他眼中如同月亮一样高洁美好的月见先生可能实际上不是这样,但不愿意听喜欢的人被贬低也是人之常情。相较来说他还是更不喜欢贝尔摩德一点。

    但要说对她不喜欢到希望她死——也没到这个程度。

    于是在之后的某天龙崎澪处理魔女的时候,看见了被魔女蛊惑的那个熟悉的身影,顺手救了下来。

    “……刚刚那个,是什么?”

    金发的女人被拽着在魔女之境内奔跑,神色还有些恍惚,她不断地回头,蓝色的眸子映照着身后慢慢消散的巨大的狰狞黑影。

    “是【绝望的魔女】。”

    一只手握着刀不断劈砍砍出了一条路、另一只手拉着人的龙崎澪一边往外跑一边解释。

    “它已经构不成威胁了,在这个塌完之前跑出去就没问题了。”

    贝尔摩德踩着高跟鞋被拉着不断地往前跑,在她的周围漂浮着的逐渐消失的布偶娃娃还在流着血泪挽留她。

    【帮帮我……为什么没有人帮我?】

    【求求你,谁都好,救救我——】

    【不要留我一个人在黑暗里越陷越深了】

    如同哭泣一样悲嚎尖叫,伴随着这样的背景音,整个魔女之境塌的更快了。

    “……为什么不去救它?”

    贝尔摩德不断地回头去看那个巨大的黑影,像是呼吸都被抑制住了一样的悲伤的情绪突然涌了上来。

    “——我已经来救你了啊!”

    眼看着从贝尔摩德身上冒出的黑色的代表【绝望】的恶念慢慢往后飘,龙崎澪咬牙冲她喊了一句。

    虽说会被魔女吸引的多半都是有着同样困扰的,但在这种时候真的很麻烦啊——他还不准备就这么死在这个魔女之境里啊!

    龙崎澪丢掉了手里的刀,把神色已经有些恍惚了的贝尔摩德打横抱起,全速向着出口跑去。

    在他身后,魔女之境节节坍塌,在最深处被锁链禁锢住的【绝望的魔女】看不清五官的脸上慢慢流下血泪,巨大的身体像烧过的纸屑一样碎裂,直到最后完全消散。

    被抱着的贝尔摩德怔怔地看着那个破碎的巨大的影子,几乎有种那个在黑暗中正在死去消散的是她自己的错觉。

    直到一只手不由分说地遮住了她的眼睛。

    她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温暖。

    龙崎澪此前也救过一些被魔女蛊惑的普通人,那些人在脱离的魔女之境后会自觉将魔女之境内的事情当做梦境,或者直接失去这段记忆。

    但贝尔摩德二者都不是。她清晰地留存了那段记忆。

    于是龙崎澪不得不给她全部解释了一轮,包括魔女的成因,他的“兼职”工作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然后巧妙地回避掉了丘比的存在和他许下的愿望。

    整个过程中,贝尔摩德都在走神。

    “……虽然你应该也清楚,但还是说一句——这些不要告诉别人。”

    贝尔摩德还在走神。

    然后过了几秒,她回过神来,视线挪到了面前的少年脸上。

    少年黑色的短发凌乱,脸上还有几道明显的血痕,衬的皮肤更加苍白了,深色的瞳孔中印着女人的身影,脊背绷的笔直。

    贝尔摩德的目光在他脸颊上的血痕上停留了一下。

    他受伤了?

    啊,想起来了,是为了抱着她离开,所以丢掉了开路用的刀的时候,被砸过来的魔女附属划伤的。

    她看着龙崎澪脸上紧张的神色,对方正直直地看着她,等着她的回应。

    ……原来也会对着我露出这种在意的表情啊。

    她这么想着,心情突然好了很多。

    贝尔摩德站起身,掸了掸裙摆,又以手为梳,拨弄了一下自己有些凌乱的金发,把掉下来几绺的碎发别了回去,露出好整以暇的微笑,一如往日优雅的模样,故意拉长了声音:

    “啊——要不要告诉呢,不太确定啊。”

    她面前的少年明显呆住了。

    龙崎澪睁大眼睛,声音一卡一卡的,语气里带着不可思议:

    “……你,不会是,在威胁我吧?”

    “嗯?是这样吗?”

    贝尔摩德言笑晏晏,伸出食指点点自己的脸颊,仿佛思考了一下,接着语调就变得意味深长了起来:

    “——龙崎君你应该也不想让别人知道你的秘密吧?”

    然后她面前的少年露出了空白的表情。

    ——确实是被威胁了。

    时间回到现在。

    龙崎澪想到出门前对方笑眯眯地和他说的“突然想吃草莓了,麻烦龙崎君陪我去学校对面的甜品店吧——不要拒绝哦,毕竟龙崎君也不想让别人知道你的秘密吧?”忍不住有些头疼,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让贝尔摩德起了兴趣,这么捉弄他。

    甚至于还特地易容成了和他年龄差不多的女孩过来。

    类似的伎俩在过去的一个月里贝尔摩德已经用了很多次了。

    包括但不限于:

    “龙崎君来帮我挑一下衣服,这两条裙子哪条好看一点?——嗯?没空?那么你的秘密让别人知道也没关系吗?”

    “澪君,来帮我扎一下头发我在敷面膜——不来?那你的秘密我可要说出去了哦——”

    “我饿了,去做饭给我吃,菜在冰箱里,微波炉烤箱都可以用……在做作业?这种东西不重要吧。毕竟,你应该也不想让别人知道你的秘密吧?(笑)”

    ……

    明明刚开始几天基本在那个月见先生留下的教职工宿舍都见不到贝尔摩德几次,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开始有种对方晚上都是在那里睡觉的错觉了。

    尤其是这一两个星期,好像每一次过去贝尔摩德都在——要么是穿着睡裙窝在沙发里敲键盘,要么是坐在桌子前满脸无聊地用易容材料做人皮脸……然后看见他来了,开始兴致勃勃地指挥他去做这个做那个。

    ……这不是完全被拿捏了吗。

    坐在甜品店里的少年慢慢眼神失去了高光。

    “……坏女人。”

    他嘀嘀咕咕地骂了一句。

    对面的“少女”笑眯眯地看着他,龙崎澪意识到不对劲,然后在对方开口:

    “澪君,你应该也不想——”

    猛的捂住了她的嘴。

    “不想。说吧,我都做。”

    黑发的少年这么磨着后槽牙瞪她。

    啊啦。

    真是可爱的表情。

    贝尔摩德微妙地被取悦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