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7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8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it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ort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1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name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4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5

Notice: Undefined index: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7
5._()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同人小说
同人小说 - - 在线阅读 - 5.

5.

    

5.



    隔日一早,司骁接到公司股东打的电话。

    他将黑框眼镜放下,揉着鼻梁接听电话。

    “怎么了?”

    “新闻,司总你看看新闻,关于你那养女的事。”

    “孟又然不是我的养女。”

    “这有差吗!司骁你那养的女儿被爆出校园霸凌还有豪门秘辛。”电话另头放缓音调试图劝说,“司骁我不管你那女儿,这事必须给我压下去,公司会损失多少钱你不知道?”

    司骁眉头一皱,随口应付挂断电话。

    手机翻开贴文内容,一个大大的爆,里面是匿名手写信。

    “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寻求帮助,只能求助各位网友帮帮我,今年毕业于柽名大学音乐系,班上有一位女生家境很好,学校新盖的体育馆就是她家后台资助的,我被她霸凌长达好几年的时间,这期间我随传随到,虽然她并未对我做出实质性伤害,可她却用金钱污辱人。”

    “就在昨日,我发起聚会让班上的人一聚,毕业后大家也各奔东西,好不容易订到餐厅包厢,结果那女生直接包场不让我们进去,我跟她请求让我们班上这些同学使用一间小包厢就好,但她却不理人还威胁我,具体威胁什么事我就不说了。”

    “不过据我所知女生从小是孤儿,是被领养的,昨天替她包场的男人就是领养女生的"养父",女生说那是她的未婚夫,可在班上她一直苦追我们班班长,曾经还因为被拒绝跳过楼,她的感情史我真不敢奉陪。”

    看到这里,司骁忍不住一笑,是被气笑的。

    下面还有许多回帖,其中一条评论十分显眼,司骁绷直唇角手指在桌面上敲打出一致节奏。

    “楼主写的是孟家遗孤孟又然,被全球三大之一某制药公司CEO收养。”

    孟天程。

    司骁下意识想到的名字就是他,孟又然的大伯。

    他这才发觉事情不妙,先打电话给助理要一份孟天程网上踪迹还有找出发帖的人是谁,不过也不需要仔细想也知道是班上哪位女同学发的。

    伎俩简直蠢得可怜。

    “司骁?”

    他一愣,才发现孟又然正趴在书桌抬眸望向自己,还带着他细黑框眼镜。

    “起这么早。”

    “头会晕的。”

    他伸出手轻勾眼镜桥梁架,托到鼻翼那,确保镜片不会对女孩造成伤害。

    “在看什么!我也......”她没说完,不过眼里的亮晶晶可以说明一切。

    要看!

    司骁一早上的坏心情都被打散,手机递给她边开口说话。

    “要不要出国玩一阵子?”

    “你都毕业了也该放松一下。”

    孟又然没瞧出什么不同,手机页面都要被翻烂了也看不到任何一则有吸引力的报导,她放弃把手机还给他,点点头说:“可以去。”

    想了想,阿然又说了一个附加条件:“跟你一起。”

    “我......。”他正想要拒绝,又看见她没受影响的样子松了口气。

    “看完了?你没事就好。”

    “什么?我当然没事。”

    “那就行,阿然你去收拾一下我去给你做早餐。”他顿了顿又说:“你大伯还有你同学那件事我会抓紧处理,别怕,我知道你没做过这些,我会陪着你。”

    “啊?”

    “你在说什么啊?”

    司骁呼吸窒停,彷彿猜到结果,悬着心问:“看到新闻了吗?”

    “没有。”

    ......

    孟又然乖乖坐在大厅,耳边是被隔音墙削弱几倍的躁怒。

    隐约听见。

    “为什么要删新闻压热度!”

    “你们把孟又然当什么了,凭什么帮她做决定?”

    “哪个蠢货让你们删的?”

    “说!”

    那是司骁第一次发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