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7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8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ite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1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ort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1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name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4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id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5

Notice: Undefined index: in D:\wwwroot\www.hbkyjc.com\web\html.php on line 27
被陌生女人口射了(微h)_()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同人小说
同人小说 - - 在线阅读 - 被陌生女人口射了(微h)

被陌生女人口射了(微h)

    

被陌生女人口射了(微h)



    “小朋友一个人吗?”

    女人故意将胸口的衣领拉下,握着酒杯坐下,看着眼前清冷俊秀却稚气未脱的alpha。

    酒吧的灯光昏暗闪烁,许笙轻晃酒杯,垂眸看着杯中随冰块漂浮的薄荷叶,

    轻声道:“我在等我朋友。不好意思,我去洗手间,失陪。”

    “哎,加个微信可以吗,别走啊…..”

    “笙笙对不起啦,我临时有点事,来不了zro,你记得早点回去哈,注意安全,可别被哪个妖精骗走了”

    许笙挑眉笑笑,擦干手,刚要打开微信回复,突然闻到一股浓郁的香气以及克制的喘息声,

    “是哪个omega发情了吗?”

    作为稀有的顶级s级alpha,同阶以下omega发情时释放的信息素对她影响不大,但是酒吧这种地方,如此浓郁的信息素,里面的人,估计已经到了神智不清的程度。

    本不爱多管闲事,但是这种程度的信息素,

    算了,许笙皱眉,轻敲厕门,轻声问道:“你好,女士,你是发情了吗?需要我叫救护车吗,或者你在这等会我去买抑制剂。”

    话音刚落,一只素白的手从隔间缝隙探出,用力将她拽进了厕所隔间。

    “女士,,,,你,,,”

    剩下的话被眼前人堵在了嘴里。

    “唔….张嘴。“

    许笙还没来得及反应,感受到对方灵活的舌进入,怀中的温软,耳边令人脸红的水声,

    以及自己越来越肿胀的腺体,让她瞬间红了脸,她推开怀里的女人。

    身下女人长发如瀑散落腰间,迷幻绚丽的灯光中一双朦胧的美目抬头看着她,

    红唇微张,一张风情万种美的十分有攻击性的脸映入眼帘。

    看着眼前的女人,感受到越来越浓郁的信息素,许笙明显感受到自己的腺体越来越涨,甚至开始发烫以及,,,裤中性器,隐隐抬头。

    “小朋友,不要抑制剂,要你,好不好。”

    女人在许笙面前缓缓张开双腿,里面是早已湿润,不停张合花xue,她牵过许笙的手,在自己早已肿胀的花蒂上打圈,揉搓。

    “怎么,自己玩我的手都能爽是吗?”许笙挑眉看着自己身下的omega。

    “是,手指插进来,求求你了,给我。”女人迷蒙的美目里满是情欲,双手试图扯开自己的内衣把发硬的双乳往许笙身上蹭。

    看着眼前风sao的女人,许笙眼底渐渐染上情欲,骨节分明的手指掐着女人下巴,强迫她抬头,将沾满yin水的手指插进她的嘴里,抵着软舌。

    “舔。”

    低哑的声音在耳边传来,女人的xue不受控制涌出一阵蜜液。

    她乖顺的吸吮着许笙手指,为她清理着从自己花xue流出的yin水。

    许笙将自己的胯对着女人,伸手摸了摸她柔顺微卷的发,意味明显。

    女人像一只得到主人宠幸的小狗,脱下许笙的内裤,眼前狰狞的性器,粗长却粉嫩可爱,散发着alpha好闻的木调信息素,腿间又是水流不止。

    她用手轻柔的抚摸着柱身,感受上面遍布的血管,还没来得及细细观赏,突然,许笙掐着女人的下巴,用力按着她的后脑,将粗长的性器插入美人的红唇中,一顶到底。

    措不及防被粗长性器顶入喉咙深处,女人眼里不禁蓄满泪,忍不住咳嗽起来。